首页++保险 > 正文

广西股票配资为什么银行对“信用卡套现”保持沉默?

自监管部门大力整顿现金贷之后,市场需求涌向信用卡,导致套现大幅攀升。银行、支付机构、清算机构均因套现实现业绩增长,但套现背后,银行的风控能力堪忧。

来源 | 十字财经

作者 | 夏木无言

随着年报季的到来,银行们的信用卡真实经营状况也在不断暴露。迄今为止,发布年报的五大行和五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财报表现来看, 2018既是信用卡行业增长提速的一年,也是风险扩张的一年。

“共债风险”是去年以来被提及最多的风控字眼,而事实上,共债风险最重要的一个传导链即为“套现”。

“信用卡无疑是套现最佳选择:50天免息期、价格成本年化18%。即使是分期业务,一般成本也在28%到32%之间,不超过36%,相较动辄年化百分之数百甚至上千的网贷而言,堪称低廉。

那些会在网贷平台借钱的人,都是在信用卡环节没有办法借到钱的人。大多数人都是先从信用卡里套现,不够了再去网贷平台借钱。但信用卡融资成本最低,因此大多数借款人会从网贷借钱把信用卡还上,最后大不了网贷不还了。”一位第三方支付高管人士告诉十字财经。

2017年底开始,监管部门启动了网贷生态的大力整顿,一夕之间,大量现金贷机构消失或转入地下,一方面导致资金的流转阻滞在了信用卡环节,信用卡不良集体飙升,但另一方面,市场需求进一步涌向信用卡,套现大幅攀升。

事实上,2018是信用卡全产业链“大跃进”的一年。无法断言这是信用卡或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有意为之”,更多的情况下,这可能是一种利益平衡中的有意漠视。可能不会有一个公允的数据去呈现套现产业的整体规模究竟有多大,但“套现”现象显然已经成为一个房间里的大象,人人都能看见,却都保持了沉默。

“这是一个很长的产业链,而之所以大家都能选择集体沉默,就是因为这条产业链上没有一个受害者。银行们迎来了信用卡业务的大发展,而寄生于银行卡刷卡产业链的支付机构、清算机构都因此获得了相应的手续费收入增长。”一家第三方支付的副总裁告诉十字财经。

“哪怕是监管,对套现生态的存在也绝非不知情。但客观上,套现的存在为之前现金贷的严监管提供了一定的缓冲,消化了一些社会不稳定因素,况且信用卡好歹是银行经营,还有一道风控,相较网贷,监管对银行的业务还是放心得多。”

这一看法几乎是行业共识,也让套现产业的人们心安理得。

然而,果真如此吗?即使撇开洗钱、黄赌毒这类监管及司法层面在意的问题,对银行等金融机构而言,套现产业的膨胀也带来了相当切实的危害——它让银行们无法掌握真实的数据,从而导致了整个风险定价系统的失灵。

繁华背后,隐忧重重

支付宝微信支付大行其道、花呗微粒贷如日中天的当下,“信用卡到底还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市场热议的话题。

但从各家银行披露的2018财报数据来看,信用卡不但可以活得很好,在消金崛起、零售转型的背景下,甚至可以活得更好。


从发卡量、交易额等各项指标的增长情况来看,信用卡的经营现状一片欣欣向荣。其中股份制商业银行数据尤为漂亮。中信银行(601998)新增发卡同比增长43.44%,提速最为明显,贷款余额和交易量增长则以平安银行(000001)最为突出,平安银行信用卡交易额增长76.1%,贷款余额增长55.88%。

然而,繁华背后,隐忧重重。高增长的数据表相的背后,风险暗流涌动。

不少银行在信用卡数据披露环节仅仅只提及了存量数据,对业务的增长数据和不良数据都选择了语焉不详的表达方式。而事实上,从十字财经综合整理历史数据对比发现,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信用卡不良数据正在大幅攀升。

需要注意的是,大多数银行同期的整体坏账率正在逐步下滑。


信用卡不良率最高的是民生银行(600016),达到2.15%。而发卡提速最猛的中信银行,也是信用卡不良率及不良贷款余额双升幅度最猛的银行,不良率从1.24%攀升至1.85%,上涨幅度超50%,不良贷款金额则增长了98.79%,不良贷款余额绝对值甚至超过了公布数据的国有大行,达到81.94亿。

另一方面,支付机构的一些报表细节也可窥见套现生态的影子。

首先,“代收付”的毛利率直线攀升。一家第二梯队支付机构公布财报数据显示,其“代收付”毛利率从2016年到2018年分别为33.16%、46.58%、53.28%,呈现直线上升的态势。

2017年底代扣市场经历了一轮整顿,代扣业务毛利率也随之下降。但理论上几无成本的代付业务却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利润环节。“把套现出来的钱打到账上,收费成本比较高,各家价格不同,整体价格区间在单笔1块到3块。”

此外,上述支付机构报表亦显示,来自代理商的净费率与直营团队净费率的价格在2018年出现了逆转。

“移动POS收单是一个低毛利率的行业,用户端的刷卡手续费平均在6‰左右,但标准商户的成本也有5.25‰。支付机构在套现业务中挣的也是正常的刷卡手续费分润,因此必须做大规模。”

上述人士表示,“支付机构对业务结构中存在的套现情况都是知情的,但直营团队会稍微克制一些,有些套现意图比较明显的交易,即使愿意支付高一些的费率也有可能出于风控考虑就不碰了,但代理就逐利性更强,怎幺来钱怎幺干。”

套现带来的风控窘境

银行的核心竞争力在于风险定价。然而,在眼下信用卡中心们的风控模型中,无论是场景还是数据都不够充分,即使是在存量数据中,真实数据的占比可能也不尽人意。

在“消费金融行业的发展”这样的集体措辞下,近年来,银行们最重要的增长动力来自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力量。但是很显然,对于这样的人群,银行还并未摸索出一套完整的风控模型。

“场景”是银行们面对90后和00后的集体痛点。

“90后、00后的年轻人真的是线上原住民,在他们的观感里,可能花呗的优先级要远远高于信用卡。因为他们是和淘宝一起长大的,对花呗的认知早于信用卡,我们甚至接触到不少年轻人从信用卡里套现去还花呗。”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信用卡中心人士告诉十字财经,“因此,银行们要幺跟头部线上平台合作,要幺就只能靠额度来取悦用户。”

以中信银行为例,某信用卡管理平台产品人士告诉十字财经,2018年,不少用户拿着别家银行的信用卡额度去申请中信的卡,就能获得双倍额度。

“这种做法的思路是觉得别家银行已经做过一轮风控了。但是很显然,这种风险定价方式本身就意味着过度授信。相较而言,四大行其实也有发卡增长的硬性指标,但是风控相对就严格很多,当然这也导致了一些极端例子,我身边有朋友在四大行申请信用卡,卡申请下来了,但额度为零。”

此外,诸如维信金科、51信用卡、小赢科技和省呗等信用卡代偿平台也经历着高速发展,但这些数据都无法为信用卡中心掌握,无法被纳入银行们的风控模型要素。“银行们可能以为用户有还款能力,但用户只是从别处获得了杠杆。”

除了数据的完备性,数据真实性也是很大问题。

事实上,在成熟的套现生态中,银行距离真实数据可能十分遥远。

“大额信用卡是特别受欢迎的,但是办出来不容易。”一支付机构代理商告诉十字财经,所以套现的一个重要工作是以卡养卡,把信用卡额度养高,再集中收割。“对那些热衷于套现的持卡人来讲,套卡还卡的做法十分常见。银行虽然也会打击套现,但主要针对的是数据特征特别明显的套现交易,比如同一商户短时间内多笔交易的、每笔交易都是整数的或是一下把额度刷空的交易,银行都会及时发现和处理。

但有些账单,不定期在不同商户进行大额消费,偶尔还有分期业务的,银行们能赚到钱,交易行为也没有任何异常,这是银行很喜欢的账单。通过包装这种完美的账单,一步步要求银行提额,最后卡额度养到足够高,可能就直接一笔套走,不还了。”

银联虽然几次重申MPOS的规范,但无法杜绝一机多商户的二清POS机的存在,一台手刷就能搞定“不定期在不同商户”这类诉求。利用这种便携手刷,自行操作实现刷卡套现十分轻松智能。

“把虚假交易掺和到真实商户的名下,这个是很难查的。现在银联和银行也只能抽查,规模太大,不可能逐笔逐笔地查。”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副总裁告诉十字财经。

此外,虚假交易依托的还有大量虚假商户。目前仍有大量虚假商户还是‘721’套码时代留存下来的。即使是现在,对于一些虚假PS出来的营业执照,支付公司、银联或央行也并没有足够的手段去及时发现和识别。这是监管对于巡检是否到位十 同花顺鑫东财配资 分在意的原因。

3月底,央行下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支付结算管理防范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提出了强化管理第三方支付,尤其是在强化特约商户与受理终端管理中,央行要求收单机构对特约商户做好巡检工作,对于存量特约商户,收单机构应按新要求开展一次全面巡检,并于6月30日前形成检查报告,进一步遏制盗刷、套现的发生。

事实上,套现是一种几乎伴生着信用卡诞生而存在的业态。“在国际上,取现和刷卡的手续费是一样的,虽然很高,但银行不会区别对待。但在国内,根本没有一家银行会这幺做。因为套现和消费的人群,可能是完完全全不同的两类人。”

该人士称,“监管收紧能在一定程度上对套现的规模和比例形成遏制,但套现现象不会消失。某种程度上,这和人性有关。但凡是无法被充分满足的刚需,都必然伴随着黑灰产的存在。”

5月13日CBOT小麦期货触及合约低位后反弹

芝加哥期货生意业务所小麦期货周一收高,自合约低点反弹,逢低买盘以及高于 配资网站排名 预期的周度出口磨练数据提供支持。

  CBOT 7月软红冬小麦合约收高12-1/4美分,结算价报每蒲式耳4.37美元,此前一度跌至合约低位4.18-1/2美元。

  KCBT 7月硬红冬小麦合约收高10美分,至每蒲式耳3.97美元,此前跌至合约低点3.82美元。

  MGEX 7月春小麦期货收高1美分,结算价报每蒲式耳5.18美元。

  美国农业部周一宣布的数据显示,停止2019年5月9日当周,美国小麦出口磨练量为842,418吨,市场预估为40-60万吨,前一周修正后为537,490吨,初值为477,918吨。

  数据宣布后,CBOT和KCBT小麦期货转升。

  收盘后,USDA在每周作物生长陈诉中称,停止2019年5月12日当周,美国冬麦生长优良率为64%,切合市场平均预估,之前一周为64%,去年同期为36%。

  当周,美国冬麦抽穗率为42%,之前一周为29%,去年同期为43%,五年均值为54%。

  当周,美国春小麦莳植率为45%,高于市场平均预估的35%,之前一周为22%,上年同期为54%,五年均值为67%。

  当周,美国春小麦出苗率为10%,之前一周为4%,去年同期为13%,五年均值为34%。


1年卖百亿槟榔广告被叫停 口腔癌患者讲述成瘾经过

 
  近日,一份湖南槟榔协会下发的《关于停止广告宣传的通知》引起热议,该通知要求所有企业即日起停止国内全部广告宣传,且必须在3月15日之前全部完成。
  
  为什么要禁止宣传槟榔?
  
  为什么要禁止宣传槟榔?
  
  槟榔早已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1类致癌物。嚼槟榔与口腔癌的发病密切相关,在医学界,这是共识,也是真相。
  
  1年卖百亿槟榔广告被叫停 口腔癌患者讲述成瘾经过
  
  而在前两年,《湘潭县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中还明确提出,要确保槟榔产业销售收入3年实现300亿元,5年实现500亿元的目标。
  
  湖南人爱嚼槟榔全国有名,湖南省槟榔食品行业协会发布的《湖南地区食用槟榔流行病学研究》显示,湖南人槟榔咀嚼率达到38.42%,小至3岁,大至71岁都会嚼槟榔。与此同时,2017年湖南肿瘤数据显示,湖南口腔癌发病率明显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已列入湖南男性癌症死亡前十。
  
  《生命时报》记者曾多次赴湖南多地走访发现:一方面大街小巷都能见到嚼槟榔和卖槟榔的人;槟榔广告在湖南各大电视台和户外突出位置大量展示,促进销量。另一方面,当地医院收治了大量因常年嚼槟榔而患上口腔癌的病人,他们被病痛折磨得痛苦万分。
  
  针对这一现状,《生命时报》近年来多次刊发独家报道并呼吁,希望唤起公众和相关部门对槟榔之害的重视,以规范槟榔产业发展,推动其管理制度的进步和完善。
  
  《生命时报》第1174期头版《生命时报》第1174期头版
  
  《生命时报》第1222期头版《生命时报》第1222期头版
  
  《生命时报》第864期16版《生命时报》第864期16版
  
  以下是《生命时报》记者2018年走访湖南多地发回的报道:
  
  街头、饭馆、学校,“槟榔”二字随处可见
  
  2018年5月8日和9日《生命时报》记者在湖南长沙街头随机观察发现,街上不少人嘴巴都在不停地嚼动,他们所经之处都会留下浓浓的槟榔味,地上时常看到嚼过的槟榔渣。
  
  街边的便利店、烟酒店里,袋装槟榔被放在门口、收银台等最显眼的位置。记者在一家主卖槟榔的小店里停留了15分钟,期间有4位男士进店购买。店主表示,买者多是男性,尤其是出租车司机。
  
  一位牙齿发黑的中年男士表示,他有时一天就能嚼三四包。开车行驶在长沙路上,遇到堵车或等红灯时,还会有小贩走到每辆车前推销袋装槟榔。在热闹的大排档里,也有小姑娘拿着槟榔逐桌推销,买的人不在少数。
  
  在当地有名的高桥大市场,不到50亩的酒水食品城内,有不下30家槟榔批发店,店面均张贴着醒目的“槟榔”二字,地上随处可见槟榔渣。
  
  长沙高桥大市场内有很多槟榔批发店长沙高桥大市场内有很多槟榔批发店
  
  在我国槟榔加工企业聚集地——湖南湘潭,嚼槟榔风气更甚。2018年5月10日,记者来到湘潭市雨湖区民主路,这里是槟榔店最集中的地方,短短300米街道就有牛哥、胖哥、刘少爷、张新发、榔人帮等十几家槟榔店。
  
  不少门店以古色古香的牌匾作为店牌,店内墙上文字介绍着品牌历史,桌椅都是实木的,透出浓浓的历史感。店内槟榔价位不一,38元~298元一斤。买槟榔的人很多,一位中年男士说,平时一天能吃三四两,多的时候有半斤,嘴里不嚼槟榔就觉得缺点什么。一位女士嚼得更多,“一天半就能吃差不多一斤。”一位出租车司机告诉记者,为了提神,夜里开车时他能吃三四包,生活中完全离不开槟榔了。
  
  在湘潭市第二中学,学校周边的小卖部、便利店,甚至内衣店,都在卖槟榔。便利店店主说,虽然学校不允许嚼槟榔,但学生们偷着买。用一位学生的话说,他们会嚼槟榔来提神。“本地习俗对孩子们影响很大。”
  
  一位烟酒店店主告诉记者,在湘潭,婚丧嫁娶的回礼中一般都会有包槟榔,有时不嚼槟榔让人觉得不合群。虽然“槟榔致癌”的说法在当地流传甚广,但由于湘潭人从小就吃,多数人还是认为致癌的说法太夸张了,没有戒的决心。
  
  槟榔广告铺天盖地
  
  槟榔在湖南卖得兴旺有传统原因。据考证,早在东汉,学者杨孚就在《异物志》中记载了岭南嚼食槟榔的习俗,提到槟榔可“下气及宿食、白虫,消谷”,有健胃、驱虫的医疗功效。
  
  《湘潭市志》中记载:1779年,湘潭大疫,县令将槟榔分给患者嚼食,“臌胀病”消失。之后患者常嚼,没病的人也跟着嚼,久而成习,槟榔成为湖南人的消遣食品。
  
  值得一提的是,广告宣传在促进槟榔消费中起了重要作用。在湖南,槟榔广告可谓铺天盖地,湖南卫视、湖南都市、湖南经视不断播出“和成天下”“湘潭铺子”“张新发”的槟榔广告。
  
  比如,湖南经视上午10点40分左右会播“和成天下”的槟榔广告,频率高时达到3分钟内播2次。
  
  广告里一群年轻人在酒吧狂欢,一人问:“哪个槟榔湖南人更爱吃?”众人答:“和成天下”。旁白说:“和成天下槟榔,口味王出品,上市两年,湖南销量领先。和成天下,湖南人更爱吃的槟榔。”在“湘潭铺子”的广告中,一位母亲带着女儿到古色古香的店里买槟榔,旁白说:“湘潭铺子枸杞槟榔,新一代,芯吃法”,宣扬槟榔里夹了一粒枸杞的产品特色。
  
  晚7点,湖南卫视会播放“张新发”槟榔的报时广告——“百年槟榔张新发为您报时”,随后央视“新闻联播”开始。另外,湖南卫视春节联欢晚会已连续两年由“口味王”槟榔独家冠名。
  
  户外广告更常见。长株潭城际铁路长沙站、长沙南站候车厅能看到滚动的“和成天下”槟榔广告;广州开往长沙的高铁座椅上有“提神快,嚼口味王”标语;湘潭的公交车、出租车,常德沅水大桥上有各个品牌的槟榔广告。
  
  长株潭城际铁路长沙站的某品牌槟榔广告长株潭城际铁路长沙站的某品牌槟榔广告
  
  中国传媒大学广告学院原院长黄升民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广告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消费者的决策和行为,使其“认识—了解—购买”。广告中,“湖南人更爱吃的槟榔”“新一代,芯吃法”等说法,会吸引着没尝过槟榔的消费者去买,诱惑着习惯嚼槟榔的人去试试其他品牌和口味。
  
  加工者:各个品牌都是“秘方”,缺乏规范
  
  槟榔产业有个独特现象:槟榔产地在海南,但深加工在湖南。据媒体报道,仅湘潭,大小槟榔加工企业就达100多家,工人共计40多万。其中,年产值超过千万的有50家。
  
  2018年5月10日,《生命时报》记者来到湘潭槟榔加工厂最集中的易俗河镇。当地人介绍,近年来湘潭很多生产槟榔的小厂子或小作坊都被大品牌收购或被政府关了,只有一小部分人在“打游击战”。民主路一家槟榔店的老板告诉记者,小作坊都很隐蔽,他们没有“食品生产许可证”,有些会借用别人家的复印件来生产或躲避检查。
  
  2018年5月11日,记者在湘潭雨湖公园附近发现了一家自产自销的槟榔店。当天温度26℃,已加工一半的槟榔直接放在桌上,旁边就是钥匙、快递、书包等杂物,周围还有苍蝇在飞。店员加工时没戴手套和口罩,卫生情况堪忧。
  
  湘潭市雨湖区一家槟榔店里,槟榔半成品随意放置湘潭市雨湖区一家槟榔店里,槟榔半成品随意放置
  
  为了解槟榔加工过程,记者拜访了当地一位曾开过槟榔作坊的吴师傅。
  
  他说,槟榔加工过程复杂:
  
  第一步,清洗槟榔干果,用80℃的水冲开石灰或碱面,把槟榔放入浸泡24小时后,清洗2~3次,晒干;
  
  第二步,将槟榔放入甜蜜素和糖精勾兑的水中浸泡两天,拿出来用炉子烘干;
  
  第三步是“上表胶”,先将明胶、甜蜜素、糖精用开水混合,再浇到槟榔上,不停搅拌使其上色均匀后,用炉火烘干;
  
  第四步,槟榔切开去籽,点卤水,这是最关键的步骤,起调味作用,先把石灰泡开,撇去浮沫,沥去渣滓,放在炉上煮至没有水汽冒出,将饴糖倒入,搅拌均匀,再根据口味添加甜蜜素、糖精及不同味道的香精,比如咖啡香精、薄荷香精。
  
  吴师傅说,不同厂子都有独家卤水秘方,各家配方一般都是自己不断试验的产物,直到做出最受欢迎的口味,因此没有统一标准。有些作坊为降低成本,会去矿区买一种便宜、好用的石灰。
  
  记者了解到,不合格石灰可能含大量铅、砷等重金属,损害神经、造血、消化系统。不合格石灰还可能使卤水碱度过高,长期咀嚼可能灼伤口腔和咽喉。如石灰含氟较高,槟榔成品的氟含量也容易超标。
  
  据了解,由于槟榔的安全不确定性,及食品定位不明确,2016年国家食品安全评估中心告知湖南省卫生计生委,要求湖南暂停修订与食用槟榔有关的食品安全标准。
  
  2016年底,湖南将《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归为食品行业标准进行管理,不作为食品安全地方标准。因此,目前槟榔生产加工缺乏统一标准,各个品牌都是“秘方”,换言之,添加剂使用等缺乏规范。
  
  患者:但愿大家都不吃槟榔
  
  为了解槟榔和口腔癌的关系,2018年5月17日,《生命时报》记者来到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
  
  案例一:
  
  49岁的湖南宁乡人卢先生由于口腔癌做了手术,他躺在病床上,左脸肿得很大,下巴缠有纱布,嘴巴张不开。他的妻子告诉记者,丈夫嚼了十多年槟榔,一天最少要吃1包,家人根本劝不住。
  
  两年前,他嘴里就开始不舒服,一吃辣的、烫的疼得受不了,但没当回事。直到今年,卢先生嘴里长了“溃疡”,吃药、打点滴都没效果,喝水、吃饭疼得要命,才确诊为口咽部、面颊部口腔癌。卢先生费力地说:“这个病太痛苦了,手术7天了,还难受得睡不着觉。”站在一旁的妻子直言:“槟榔害人不浅,一定要让政府禁掉!”
  
  案例二:
  
  61岁的任先生是长沙一名公安干警,因全舌癌入院。术中,他的大部分舌头被切除,暂时无法说话,交流需要借助写字板。他逐字逐句地写道:嚼槟榔5年多,一天嚼3包左右,尤其是压力大、值班时习惯嚼槟榔提神,但没想到会因此得癌。
  
  任先生的护工告诉记者,术后的任先生无法正常吐痰,每次都是先把痰咳出来,再低下头、张开嘴,等着痰缓缓流出嘴巴。记者临走前,任先生慎重地在写字板上写下:“但愿大家都不吃槟榔”,让人动容。
  
  口腔癌患者任先生术后接受记者采访,呼吁“大家都不吃槟榔”口腔癌患者任先生术后接受记者采访,呼吁“大家都不吃槟榔”
  
  案例三:
  
  41岁的梁先生是湖南衡阳人,记者采访当天,他和妻子来医院办手续。他被确诊为半舌癌,右舌部能看到菜花状肿瘤,说话有些含糊。
  
  梁先生说,他嚼了十八九年的槟榔,看到槟榔就想放进嘴里,只要兜里有,不吃完就不舒服。“大家都嚼槟榔,从未想过口腔癌会真的找到我。我是农民,一辈子赚的钱都要花在这个病上了。”
  
  湖南省口腔医学会副会长、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主任蒋灿华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口腔癌是口腔部位恶性肿瘤的总称,不少人因为“口腔溃疡”久治不愈才发现口腔癌。
  
  口腔黏膜下纤维性变、口腔白斑、口腔红斑等是有明显恶变风险的口腔癌癌前病变,表现为吃不了辣的烫的、嘴巴张不开。他们每年都要接诊七八百例口腔癌患者,大多数人都有长期、大量嚼槟榔的习惯。
  
  2018年4月,中华口腔医学会联合中国疾控中心,在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颌面外科病房调查发现,50位住院患者中,有45人患口腔癌,其中44人有长期、大量嚼槟榔的行为。另有研究证实,不嚼槟榔的人,口腔癌发病年龄在55岁左右,男女比例为2.5:1;嚼槟榔导致的口腔癌,发病年龄提前至45岁左右,男女比例升高至30:1。
  
  可见,男性嚼槟榔患上口腔癌的比例更大。并且,长期、大量嚼槟榔的口腔癌患者,易同时存在舌部、脸颊、咽部等多部位原发病灶,预后比不嚼槟榔的患者差。
  
  “口腔癌手术都是大手术。”蒋灿华表示,不少肿瘤位于口腔内部,术中要把下颌骨打断拉开。为把肿瘤彻底切除,患者面貌难免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但医生会尽可能考虑术后“颜值”,因此手术做七八个小时是家常便饭。
  
  专家:“槟榔致癌”非常可信
  
  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将槟榔果、含烟草的槟榔嚼块、不含烟草的槟榔嚼块列为一级致癌物。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何计国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一级致癌物是指有明确致癌作用的物质,剂量决定毒性,长期嚼食槟榔可能致癌。
  
  蒋灿华具体解释了槟榔导致口腔癌的原因。
  
  首先,槟榔质地粗糙,咀嚼时会对口腔黏膜造成微小损伤和慢性刺激,长期、大量咀嚼则会引起慢性炎症,增加口腔癌风险。嚼槟榔还会导致牙齿磨损,记者在湘潭采访时发现,湘潭市内有很多口腔诊所,就诊的人中有一半都是嚼槟榔导致的牙齿磨损。
  
  其次,槟榔含槟榔碱、槟榔次碱等,有致癌性,不仅影响口腔,还会损伤食道和胃,常嚼槟榔的人患食道癌和胃癌的几率也会增高。
  
  再次,大部分口腔癌患者既嚼槟榔又吸烟,烟草是世界公认的一级致癌物,在烟草、槟榔共同作用下,患口腔癌风险大大提高。
  
  第四,蒋灿华研究团队发现,长期嚼槟榔确实会上瘾,影响大脑灰质体积、皮层厚度等大脑结构。
  
  直到目前,槟榔的食用与药用界限并不清晰。北京中医药大学临床中药系常章富教授告诉《生命时报》记者,槟榔是驱虫通便的良药,在成人方剂中,驱绦虫用量约为1天60~120克,驱蛔虫用量约为一天10克,但只在驱虫的一两天内使用。
  
  可见,槟榔作为中药,用量很少,无法和湖南人长期嚼食的量相比。另外,槟榔入药是经过长时间熬制后食用,而嚼食会直接刺激口腔。“槟榔偏性突出,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并不适合长期嚼食,临床数据及动物实验均证实槟榔有致癌性。”
  
  但槟榔显而易见的危害却是槟榔企业至今不愿承认的。蒋灿华说,他曾接受过某日报有关槟榔的采访,但文章因受到阻力未能刊登;某医生因发表“槟榔致癌”言论,有传言称厂家要买他的人头,使其提心吊胆,不敢再说。长沙市政协委员曾昕曾提议,在槟榔包装上标注“长期食用槟榔有害口腔健康”之类的警示语。《湖南省地方标准食用槟榔》采纳了这个提议,但并不强制执行,有些袋装槟榔不仅不标注,还打上了“健康槟榔”的标签。
  
  某品牌产品号称自己是“健康槟榔”某品牌产品号称自己是“健康槟榔”
  
  地方经济和百姓健康孰重孰轻
  
  槟榔害人不浅,为何广告却大行其道,销量有增无减呢?根本原因还是一个“钱”字。2017年,槟榔产业给湖南带来超300亿的产值,作为地方经济支柱产业,政府部门自然持支持态度。同年8月,湘潭政府甚至出台了《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提出5年发展到500亿元产值的计划,对槟榔企业给予地价、税收方面的优惠。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经济学教授胡善联告诉《生命时报》记者,从短期来看,遏制槟榔行业发展会影响海南槟榔种植业、湖南槟榔加工业,但长远来看,槟榔导致的医疗代价更大。蒋灿华也说,即使不考虑术后化疗等治疗,一位口腔癌患者的医疗费用至少需要5万~8万。除医疗负担,患者术后回归社会存在不同程度的困难,成为家庭和社会发展的“包袱”。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要把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并反复指出,要将健康融入所有政策,人民共建共享,要坚持正确处理政府和市场关系,在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政府要有所为。
  
  胡善联表示,口腔癌与槟榔的关系早己被医学界认定,政府和企业必须认清这点,不能再将槟榔作为经济增长点来鼓励发展。为解决槟榔生产与预防口腔癌的问题,应加强对老百姓的宣传教育,使其认识到槟榔的危害;对槟榔也要加以限制,就像烟草广告不能出现在电视节目上一样;还要在湖南开展深入调查研究,因势利导、因地制宜,寻求扶贫与发展之间的平衡。
  
  蒋灿华呼吁,控制烟草也曾困难重重,但进步有目共睹。希望在多方努力下,槟榔的危害能引起政府和大众的高度重视,比控烟更严格地遏制槟榔的生产和销售。
  
  专家强调,为降低患口腔癌风险,防范对健康的不利影响,减少家庭的医疗负担,以及为子女做出榜样,戒掉槟榔,刻不容缓!

相关热词搜索:信用卡套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