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港股 > 正文

中科昊音完成近千萬天使輪融資

6月5日消息,据猎云网报道,安徽中科昊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近日宣布完成近千

万天使轮融资,本轮投资方为临芯投资。

本轮投资资金主要用途在于技术研发、市场开发和运营管理等三个方面。

“中科昊音”成立于2019年,由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研究院合肥分院与武汉昊音通科技有限公司共同合资成立,是一家声纹AI解决方案提供商,“中科昊音”自主研发了Cmfmc2.0信道和格式转换引擎等多项核心技术,可以使声纹识别技术可以迅速落地应用,是识别引擎连接各种应用场景的重要纽带。

未来声纹识别的市场规模将与人脸识别 炒股配资 市场相接近。不仅在B端有广泛的落地场景,对于C端来说,随着智能家居市场的成熟和发展,类似声纹锁等产品也会随着产生并完善。

截至目前,“中科昊音”可支持任意信道转换格式包括微信amr、电话8kpcm、8k8bitpcm、aud、wav以及其他压缩格式)、声纹1:N检索、防录音检测、兼容各地地方方言、声纹大数据秒级检索、多机堆叠联机灵活扩容等功能。

中科昊音联合创始人徐泉表示,2019年将着力开拓市场,计划完成3000万销售目标,净利润达到700万,同时,计划在2019年第四季度启动下一轮融资,资金主要用途将在于技术研发方面。未来,徐泉希望“中科昊音”可以成为声纹领域的领跑者企业。

海航科技股吧_4月25日盘中异动 股价拉升5.05%

2019年04月25日早盘09时30分,海航科技呈现异动,股价大幅拉升5.05%。截至发稿,该股报3.95元/股,成交量1.930万手,换手率0.10%,振幅2.53%,量比21.48。

该股最近一日融资融券数据为:融资余额46213.51万元,融资买入额1643.08万元,融券余量0.3万股,融券卖出量0.0万股。

最新的三季报显示,该股于2018年9月30日完成浓缩每股收益0.02元,营业利润2.21亿元,根本每股收益0.02元,市盈率213.00。

过来一年内该股有5次涨停,涨停后第二买卖日涨2次,跌3次,涨占比40.00%,跌占比60.00%。

而过来一年内该股有5次跌停,跌停后第二买卖日涨1次,跌4次,涨占比20.00%,跌占比80.00%。

海航科技所在的贸易行业,全体跌幅为0.05%,其相关个股中时代万恒,深桑达A,弘业股份跌幅较大,辨别下跌2.4%,1.6%,1.4%;海航科技,太化股份,苏美达较为活泼,换手率辨别为0.1%、0.0%及0.0%;

海航科技公司主营业务为IT产品分销业务、仓储与物流业务、互联网金融业务、云集市及云计算业务。截至2019年04月25日,该公司股东人数为89892,较上个统计日添加13139户。

昔日股票引荐

奥特佳前董事长私刻“萝卜章”借款 公司仍被连带义务

“记者 郝成 北京报道

在前董事长向公安机关解释、并在法庭呈述私刻“萝卜章”借款后,上市公司奥特佳(002239。SZ)仍被认定有担保义务。3月19日晚,奥特佳宣布布告,称江苏省南通中院一审裁决认定公司需为前董事长王进飞的个人借款承当连带出借义务,奥特佳示意不服且将上诉。

记者注重到,针对此事,奥特佳此前也曾宣布多份布告,其中讲明其前董事长王进飞在2016年6月后,即已不再负责董事长,也不再负责该公司任何职务,仅系股东。而本案中王进飞相干债务,实践由其个人与刘斌借贷造成,王进飞私刻奥特佳公章及奥特佳现任法定代表人的人名章,虚拟了所谓担保关系。

关于私刻公章一事,奥特佳在2018年的相干布告中称,王进飞已向南通市通州区公安局解释状况,称其于2017年底私刻奥特佳的公章和法定代表人的人名章,并在其官方借贷合同上运用了这两枚私刻的印章。其将配合政府和公安机关的考察。

据本次布告,南通中院所裁决的官方借贷金额为3000万美元。布告信息称,王进飞与别人结合,于2014年向刘斌借款5000万美元,未能如期出借。2018年3月,王进飞与刘斌签订借款弥补协定,商定王进飞承当5000万美元中的3000万美元债务及相应的利息和守约金等。

布告还指出,也是在2018年3月,王进飞用上述私刻萝卜章,以奥特佳名义在弥补协定上签字盖章,将奥特佳列为借款担保人。尔后,刘斌根据此弥补协定将王进飞诉至南通中院,连带奥特佳在内的多方被列为该案原告,被请求执行还款或担保义务。

根据此前布告,除王进飞自己向公安机关、法庭解释私刻公章一事外,王进飞萝卜章所引发的另一起案件中,上海闵行区法院曾对涉事印鉴有过鉴定,鉴定后果也认定王进飞签订的相干借款协定中涌现的印鉴与奥特佳公司的印鉴不一致。但在南通的这起案件中,法院未进行公章鉴定,也未采用异地法院的鉴定看法。

本次布告,南通中院以为:“王进飞持有的公司印章,虽其述说系私刻,但曾在多笔借款中运用,足以使别人发生合理信任。王进飞的行动造成表见代理。”

而奥特佳在布告中回应称,王进飞签订相干协定时,已经不再负责公司任何职务,仅为股东,且奥特佳内掌握度健全,从未向王进飞供给过债务担保或与其有借贷关系。公司方面以为,目前证据标明王进飞仅在其本身借款合同或相干担保合同上,加盖了捏造公章,并无任何证据标明奥特佳公司其余文件运用过该捏造公章,在王进飞自己向公安机关坦承上述事实,被迫承当法律义务之后,法院如此裁决全面认定王进航行动系表见代理并请求奥特佳执行担保义务显失公平。

布告中,奥特佳明白示意,将对此案提起上诉,坚定保护本身及宽广投资者非法权利。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界股指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