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股票融资 > 正文

据报道,绍兴在浙江省首创住宿场所“客房保洁实时移动展

"罗意(乐乎公寓创始人CEO):各位嘉宾,大家晚上好!主办方给我设置这个方式对四川人特别吃亏,站在桌子后面基本上就看不到我了。

主办方最开始给我的主题叫做“长租公寓的红与黑”,因为长租公寓过去几年起起伏伏,既得到了国家的关注,也迎接了市场的挑战,特别是去年9月份开始,从我们的同行高价抢房,抬升整个城市租赁的价格,到后来的甲醛事件,再到后来的分期的暴类,长租公寓确实是起起伏伏。

但是我今天不是讲长租公寓的红与黑,因为乐乎在整个长租公寓的商业实践当中,是坚定地看涨派。包括刚才主办方也有一个小的采访,问我怎么看今年的长租公寓。当然我们认为长租公寓的顶层设计,包括整个市场的需求,乃至过去四五年对整个需求端的教育,我觉得都到了新的阶段,所以长租公寓增长的势头是一以贯之的。

我今天来是要陈述一个观点,就是我们很多同行在不同的场合,包括近期的3·15,我们又有一个同行上了热搜,很多人都在质疑长租公寓质和量的关系。

质和量究竟是怎样的关系呢?是不是说质和量是一对天敌呢?我认为它们是辩证的关系,翻译过来就是对立统一的关系。

可能大家都想知道乐乎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我们是一家在北京创业的公司,在深圳我们服务大概有30个项目,今年到5月1号我们会扩展到50个项目。我们是集中式公寓的运营商,到今年年底我们会突破100个项目,我们把今年整个集团的战略重心也放到了华南,尤其是广州和深圳这两个城市。

为什么主办方请乐乎来讲呢?因为乐乎来看这个行业,包括参与这个行业的角色和身份是天然的乙方角色,因为我们不是做包租运营的机构,我们从2015年8月份拿天使投资开始,我们就是一个乙方代运营的角色。

目前乐乎公寓大概服务的房间数量是45000间左右,有200多个项目。我们从2015年的时候,在行业内比较早进行轻资产运营服务,到目前为止乐乎接近200个项目,自己真正投的项目只有武汉洪山区的人才公寓项目,还有去年在北京新机场中标的一个旗舰项目,其它的所有项目都是我们为地产商、国资平台、民间的加盟者、独立的私募股权基金提供代运营服务。

所以我们是为资产端和投资者做赋能的一个管理公司。

我们旗下有两条业务线,一个是乐乎城市青年社区,这也是我们目前主要的房源构成,我们提供除了不投钱之外的选址、设计、工程管理、代运营和整个信息化服务的所有的品牌。

第二条线是我们从去年12月份尝试的轻加盟品牌,这条业务线的增长速度非常快,从12月份到现在,我们总共有54个项目签约,而且这条线还保持着高增长的态势。下个月25号我们在深圳有一场发布会,赶上了乐乎成立5周年,同时主要是乐乎有朋的轻业务的发布会,我们相信我们开发布会的时候,这条业务线应该有100个项目以上了。

今天我不是来推介公司的,而是讲一讲我是怎么看整个行业的。

整个长租公寓行业2018年的确是一个大起大落的状态,因为从2017年5月份国务院开始推动整个长租公寓的发展,到十九大的时候租售并举的国策的出台,各个城市公司以天为单位推出鼓励长租的政策,到2018年头的时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风生水起的状态,包括早期的创业品牌在2016、2017年融资特别困难的情况下来了个峰回路转,到2018年很多头部企业,包括乐乎都拿到了比较大额的资本市场的支持。

这个好景一直持续到了8月底,从北京的两个同行的网上的事件发端,说高价拿房抬升租金,把整个行业的竞争问题变成了社会问题,然后又出现了自媒体讲长租公寓比卖白粉还挣钱的舆论事件,带来了社会对长租公寓从业企业包括背后资本的口诛笔伐。

再到后面我刚才讲的一些事件,大家觉得长租公寓比卖白粉还挣钱,一会儿又变成了是完全不讲赚钱,骗资本,讲故事的一个坏蛋,所以去年整个行业大起大伏。包括一些银行要给长租公寓做信贷支持的,后来都被叫停,做过信贷支持的,后来都被严查,资本基本长逃离了对长租公寓的关注,这是2018年的情况。

但是在我看来,2018年对长租公寓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因为2016年的顶层设计对这个行业的观望,到2017年顶层设计的政策出台,到2018年在各个城市的落地细则出台,包括金融政策、土地政策、供给端的政策,在2018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有一个发轫。

更重要的是通过长租公寓几年的大起大落,教育了市场,很多的C端客户在选择租住产品的时候,会首先考虑品牌公寓、考虑长租公寓,我们的获客成本是有一定程度降低的。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现象,这些早期的创业企业,包括地产机构变得相对理性,不再从同行当中去挖人,而是从这个行业的外部去吸引了非常多的人才。

以乐乎为例,我们很多的人才都来自于互联网行业,还有连锁的服务业,包括我们高管当中来自联想的就有好几个。所以我觉得2018年是这个行业真正的元年。

当然我们讲到所谓的噱头和实质性的运营落地,到去年很多的头部企业都开始过规模关,集中式的早期的运营商它的规模都过100家,这时候对我们整个人才体系的考验,对我们信息化能力的考验,包括我们跨城市管理的考验,其实在去年很多机构在这方面是有很多收获的。

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分散式公寓向头部靠拢的趋势。出租车司机都知道自如和蛋壳这样两家品牌,在以前不是这样的,现在向头部集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包括今年年初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大额融资的产生,包括一些兼并收购产生。有人问我集中式公寓现在有没有到大规模兼并收购的状态,我说其实还没到,但是已经有这样的苗头。而且我们市场的起伏会加速这个过程。

2019年大家都在问,包括今年我们正月的中下旬,大家都在说行业旺季不旺,包括行业是不是处于被覆灭的状态,包括3·15有我们的同行曝出了一个负面.

实际上到了2019年,我依然非常坚定看好长租,不仅是2019年,包括接下来的一些年头,整个城市租赁行业的发展,我觉得这个趋势是不可逆的,包括从资本层面、土地的供给层面,从市场的教育层面,到人才的参与层面,包括今年我们也看到一些头部的基金继续加持整个长租行业.

最深层次的是说整个市场是需要长租行业的,不管是我们国家要获得长期稳定的税源,还是要让城市的青年过得更好,还是说这些金融机构要找长期稳定的资产,从各个角度,长租公寓租赁的趋势都是不可逆的。

当然从资本角度,现在还有一些前期的探讨,在春节的时候有一篇文章写得特别好,就是高和资本的周以升总讲到了关于长租公寓真的要放量增长,在资本上的一个瓶颈如何去解决。在商业实践上我们看到两头在往中间走,市场在呼吁,但是供给端也在想办法突破,包括一些主管部门,大家都知道不解决土地的问题,不解决大的钱、长的钱、便宜的钱的问题,长租的这个国策是不可能得到真正落地的。

当然,经过起起伏伏,不好的企业其实在逐步离场,包括我们推有朋的轻加盟业务,我们发现一些小B也放弃了独立发展的尝试,他们更多的回到了自己的资源优势和本身的禀赋上面来。所以长租公寓在2019年,在规模化的碾压下会出现加速标准化、品牌化和规模化的路径。

下面我们要讲一讲我今天的观点,质和量的问题。

首先讲讲公寓运营的质,我有两个前提,第一是讲集中式公寓运营商,第二是讲的规模化的集中式公寓运营商,如果是单体的或者是偏资产逻辑的,就不在我今天讨论的范围内。

首先我认为长租公寓的运营,尤其规模化运营,安全管理是第一关,因为在这里有做物业服务的大佬,也有做商业服务、产业运营服务的大佬,长租公寓是住人的,是人流的密集场所,当然安全管理肯定是质的第一关。这是运营层面。

第二是要过标准化、体系化、规模化的关。可能很多集中式公寓运营商都会把自己的规模控制在1万间以下,真正过了10万间的都有很大的资本价值,不管你是通过轻的还是重的方式。前些年集中式公寓是资本的宠儿,是媒体的宠儿,实际上客户的满意度也是去年压得我们这个行业喘不过气来的原因,包括上热搜的这个事件。

所以最终运营不止是资本口径或者财务口径,更多的还是要回到客户满意度的口径,这是我们做稳定的空间运营的一个关键点,客户的老带新,包括他的留存率,包括在你平台上的复购率,持续稳定的获客能力,这一点在资本圈一直被诟病。

因为几乎大家都是在靠第三方垂直平台在获客,大家知道压在我们身上的一座大山就是58同城,但是实际上各大品牌商也开始找到自己的入门点,因为我们越来越记得集中式公寓、单体公寓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本地生意,我们只要做好本地获客,通过本地获客的方式实现拉新,再通过运营和服务,来实现激活和留存,包括他的复购,我们有可能作为品牌商去突破外部的流量封锁。

当然规模化之后,你的IT能力也很重要,有很多同行传长租公寓不挣钱,我们的很多钱都投到了对未来的建构方面,包括体系化的建构能力,我们在武汉建人才实训基地,保证我们基础人员的持续供给,我们建很大的IT部门,构建我们的护城河,这是我理解长租公寓规模化运营的质。

长租公寓规模化运营的量很好理解,第一是资产的运营规模,这一点很好理解。

第二是网点数量,很多资产逻辑的人不在意这一点,但是如果我们是C端逻辑,我们有些门店不那么挣钱,但是为了满足客户流量整个网的编织,你的网点数量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是客户的服务总量,我刚才讲了一个互联网的逻辑,拉新、激活、留存、复购。像自如和蛋壳这样的公寓品牌,大家开始关注它的获客成本的降低,包括在线的互动频次,包括我们讲以租金为主要构成的GMV,还有生活服务产生的GMV。

这个特别像给VC、PE讲故事的逻辑,但是实际上它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也在研究彩生活的一些做法,包括他们的一些做法,我们觉得这样一个密集的全国性年轻人群网络的织就,未来是有很大的空间的。

可能大家去年都关注到一些社区拼团的机构获得了资本的关注,而且获得了快速的发展,对于租赁场景下,这个事情是天然的一个机会。

下面我讲一下辩证关系。首先我理解长租公寓这个事情确实是要把客户的鱼塘先搭出来,然后要把鱼引进来,并且要把鱼养大,最终肯定还是要在客户身上实现一些非租层面的收入。我们到今年年底大概是10万间房的规模,有接近20万人同时居住在我们的社区里面,这肯定是我们作为规模化运营机构的一个方向。

第二个层面是人货场的重构,尽管大家听起来好像有点天方夜谭,但是这里面是有巨大空间的,尤其是我们在C端逻辑的情况下,我们如果讲究频率的话,这个人货场的价值就非常巨大。

所以我最后的观点是,质肯定是量的基础,但是量一定不是质的敌人。很多时候我们行业一旦说到要做量,他们就以为我们是以牺牲质为前提,如果没有量,我们不可能在同城搭我们的培训支撑体系、客服体系,我们不可能重构自己流量的闭环,我们也不可能投入在IT上应该投入的东西。

如果站在未来看今天,2019年是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一个非常重要的分水岭,不管你是用存量还是增量的逻辑来做这个事情,资源向头部聚集的这个趋势是不会变的,所以我觉得应该一手抓质、一手抓量,两手抓、两手都要硬,而且在一定时间你要做一些调和甚至是妥协,这是我的观点。

(编辑:文静)
关键字:质和量租公寓罗意长租公寓

洛阳钼业涨逾5% 收到上交所对其重大资产购置陈诉书问询函

洛阳钼业现报2.65港元,涨5.16%,暂成交385

1万港元,H股总市值572亿港元 期货行情鑫东财配资 和讯鑫东财配资


  昨日晚间洛阳钼业公布通告称,收到上海证券生意业务所对公司重大资产购置陈诉书问询函。


  此前洛阳钼业曾发通告称,通过香港全资子公司洛钼控股与自然资源基金的全资子公司NSR签署股权购置协议,将以4.95亿美元加上标的团体时代净收益作为对价从NSR处购置其持有的NSRC100%的股权,从而通过NSRC间接持有IXM100%的股权。


  据格隆汇获悉,问询函涉及NSRC2018年归母净利润大幅下降的缘故原由及合理性诠释、IXM存货是否存减值风险等八大问询。上交所要求公司于本月22日 之前举行书面回复。

“10亿赌约”董明珠赢了!雷军输了赌约却“赢了市场预期”

“原创:杨洁 吴科任

3月19日晚间,小米披露了上市后首份年报。小米2018年事迹增速亮眼,并且兑现了“每年小米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越5%”的允诺。

与此同时,五年前雷军和董明珠的“十亿赌局”也迎来结局,小米2018年全年完成营收1749亿元,而此前格力电器宣布全年事迹快报估计营收在2000亿元-2010亿元,这一数字意味着雷军最终输掉了“十亿赌局”。

那么,在雷军看来这份“超越市场预期”的财报,能否重拾投资者的自信心呢?

盘面显示,抉择在港股上市的小米发行价为17港元÷股,3月19日开盘价为12。20港元÷股,间隔回到发行价,还需约40%的涨幅。

2018年营收、净利润超预期


2018年,小米完成营收1749亿元(国民币,下同),同比增加52。6%;经调剂后净利润86亿元,同比增59。5%,与2016年的营收684。34亿元相比,2018年营收增加了超1000亿元。雷军说“超越市场预期”。

拆分来看,小米智能手机业务2018年完成营收1138亿元,同比增加41。3%,占小米总营收的比例为65。1%,较2017年的占比降落5。2个百分点。小米示意,在去年寰球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同比下滑4。1%的大环境下,公司智能手机销量高达1。187亿部,同比增加29。8%,是为数不多的在2018年维持高速增加的公司。

2018年,小米IoT(物联网)与生涯消耗产品的支出为438亿元,同比增加86。9%,占小米总营收的比例为25。1%,较2017年的占比回升4。6个百分点。小米示意,去年小米大家电业务重新兴业务开展为壮大的业务部门。报告期内,公司寰球智能电视出货量为840万部,同比增加225。5%。小米亦进入白电市场,分手在2018年7月和12月推出了米家互联网空折衷米家互联网洗烘一体机。

互联网效劳业务在2018年为小米奉献支出160亿元,同比增加61。2%,占小米总营收比例为9。1%,较2017年的占比回升0。5个百分点。其中,互联网增值效劳支出达59亿元,同比增加36。7%,游戏支出达27亿元,同比增加7。3%;其余互联网增值效劳支出达32亿元,同比增加79。9%,这重要得益于互联网金融业务和有品电商平台支出奉献的增加。

报告期内,MIUI(小米手机操作体系)的月活泼用户到达2。42亿人,同比增加41。7%;互联网效劳的ARPU(用户均匀支出)由2017年的57。9元增加到2018年的65。9元。小米示意,通过销售更多智能手机、丰硕产品及内容、完美客户体验、连续优化引荐算法,完成了更高的活泼用户数并整体晋升了每名MIUI用户的ARPU。

雷军与董明珠“10亿赌约”输赢已定

但竞争才刚刚开端

尽管小米团体营收超越市场预期,各项业务体现不俗,但“10亿赌约”雷军还是输给了董小姐:格力电器此前宣布2018年事迹预报显示,估计2018年营业总支出为2000亿元-2010亿元,越过小米至少250亿元。

2013年12月12日,在CCTV第十四届中国经济年度人物评比颁奖现场,作为制作业代表的格力电器掌门人董明珠,与作为互联网形式代表的小米掌门人雷军商定了一个“十亿赌约”。事先,雷军提出:五年之内,假如小米的营业额击败格力的话,董明珠输我一块钱。而董明珠当场回击:我跟你赌10个亿。

随着小米团体AIoT产品一直向空调、洗衣机等白电范畴延长,格力电器也发力手机、智能家居物联网业务,两家公司在将来的比赛可以不只仅限于营收范围。

小米团体副总裁卢伟冰3月18日宣布了价钱为799元的Redmi 8kg波轮洗衣机,卢伟冰介绍,该款波轮洗衣机价钱比个别市场价钱廉价约三分之一,而春节前小米宣布的1999元带有烘干功用的滚筒洗衣机,大概只是市场价钱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针对如此高价的竞争策略,两会时期,中国证券报记者曾就“小米等互联网气力开端做白电,格力能否有压力”的问题采访董明珠,董明珠示意:“这有什么压力?压力是由于你质量没有他人好,你的技巧没有他人强,你就有压力,关于咱们来说,咱们天天都在翻新,咱们的光伏空调、三级压机、双级压机、磁悬浮离神思、变频离神思等,这些技巧他人都没有。”

董明珠还明白示意,智能化时期降临,格力做的生涯电器都是要融为一体的,格力做手机也不是冲着市场份额去的,格力手机是格力规划智能+的症结一环。

雷军兑现诺言

小米2018年硬件净利率低于1%

随同支出范围的增加,小米的销售老本大幅回升。2018年小米的销售老本到达1527。24亿元,老本占支出的比例为87。3%,该占对比2017年回升0。5个百分点。整体看,小米的毛利率由2017年的13。2%降至2018年的12。7%。

从披露的财报看,重要是受智能手机业务连累,该业务的毛利率由2017年的8。8%降落到2018年的6。2%,小米对此说明称,“为就获取临时价值奠定基本,咱们将抉择性地优先斟酌更高增加而非毛利率,以取得症结产品的市场份额”。

小米在财报中示意,公司的使命是一直保持做“激动听心、价钱刻薄”的好产品,让寰球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带来的美妙生涯。2018年5月,小米向一切现有和潜在的用户允诺,从2018年开端,每年小米整体硬件业务的综合净利率不会超越5%。如有越过局部,都将回馈给用户。

雷军示意:“咱们往年也履行了上市前的允诺,硬件业务盈利,硬件净利率低于1%。”

不只是兑现允诺,雷军在给投资者的地下信中强调,“这对咱们是极?的?舞。它雄辩地证实了,用户好处与企业所得可以毫不统一地谐和俱存,在2018年小米的手机均匀售价和利润双双晋升的同时,咱们仍然可以遵守贴近老本定价的准则。”

值得一提的是,小米智能手机2018年的ASP(均匀批发价钱)为每部959。1元,较2017年的881。3元有所晋升。小米称,ASP回升重要得益于随着中国大陆智能手机市场消耗晋级及小米优化产品组合策略的有力履行,公司的中高端手机销售在中国大陆市场中体现微弱。

小米CFO周受资在媒体电话会议上示意,小米会寻求极致翻新、极致用户体验,加强中高端机型的吸引力,重要还是通过研发投入来晋升综合才能。小米2018年全年研发投入超越了58亿元,同比增加83。3%,过来三年年复合增加率66。2%。

下一步

All in AIoT

雷军示意,2018年是小米AIoT(人工智能物联网)锋芒毕露的?年。AIoT已被公以为下?个核?时机,是新时期的“超级互联网”。公司的核?策略晋级为“手机+AIoT”双引擎。将来5年,小米将All in AIoT,专项投?至少100亿元。

除了小米手机,目前还有很多小米智能硬件装备,如小爱同窗智能音箱、可以用语音来掌握照明、空调、电视、冰箱等等。将来一切家庭里的装备都将互联互通,可以用语音来进行交互,这将带来一轮范围伟大的智能家居装备的换机潮。

2018年,小米的IoT平台已衔接的IoT装备(不包含智能手机及笔记本电脑)数到达约150。9百万台,同比增加193。2%。截至2018年年底,搭载小米的人工智能助理“小爱同窗”并激活的智能装备数超越1亿台,截至2018年12月的月活泼用户超越38。8百万人。

小米示意,除智能电视和笔记本电脑之外,小米手环、米家电动滑板车和米家扫地机器人等生态链产品的销量在2018年大幅增加。其中,米家扫地机器人的出货量在中国大陆排名第二。依据IDC统计,小米穿戴式装备出货量在2018年第四季度寰球排名第二。

此外,小米去年的IoT业务开端向寰球扩大,进入诸多海内市场。如智能电视于2018年2月进入印度市场,并于报告期内获在该市场电眼帘上出货量排名第一。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