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股票融资 > 正文

一心堂(002727.SZ)实控人解除质押1300万股

4月10日丨一心堂(002727)(002727.SZ)公布,公司近日接到第一大股东及公司实际控制人阮鸿献通知,获悉阮鸿献已将其持有并质押给太平洋证券的1300万股办理解除质押,占其所持股份的7.19%。

截至公告日,阮鸿献共持有公司股份约1.81亿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31.87%。该笔质押业务解除前,阮鸿献累计共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1.03亿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57.17%;因此次到期还款解除质押,截止公告披露日,阮鸿献剩余质押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9042.48万股,占其所持公司股份的49.98%,占其公司股份总数的15.93%。

长江财险净利下滑超7成 车险盈余翻倍投资收益现负值

对长江财险来说,2018年犹如噩梦一场。

全年盈余1.95亿元,同比下滑77%!

车险业务承保盈余0.77亿元,同比扩展113.9%!

投资收益为-0.79亿元,相比2017年的0.42亿元下降了288%!

盈余加剧

年报显示,去年长江财险保险业务支出7.69亿元,与2017年的7.68亿元根本持平。同时,盈余进一步亏大至1.95亿元,同比下滑77%,成为该公司成立8年来盈余最多的一年。

《国际金融报》记者梳理近8年的年报数据发现,长江财险自2011年11月成立以来,仅在2012年和2014年完成小额盈利,其他几年均为盈余,且盈余水平还在逐渐加剧。

详细看来,2011年至2018年,长江财险净利润辨别为-0.13亿元、0.12亿元、-0.01亿元、0.09亿元、-0.38亿元、-0.62亿元、-1.1亿元、-1.95亿元。也就是说,长江财险成立8年来,已累计盈余近4亿元。

一边是盈余加剧,另一边是增长迟缓的保险业务支出。

《国际金融报》据年报数据整理制表

依据年报数据,2011年至2018年间,长江财险辨别完成保险业务支出0.0018亿元、1.2亿元、2.9亿元、5.1亿元、6.9亿元、8.4亿元、7.68亿元、7.69亿元。

至于去年盈余加剧的缘由,或许和长江财险投资收益的大幅下滑有着亲密关系。数据显示,长江财险去年在投资收益中盈余了0.79亿元,相比2017年的0.42亿元,同比下滑288%。

车险拖累

年报显示,去年保费支出排名前五的险种辨别为,车险、企业财富保险、责任保险、不测损伤保险和农业保险,保费支出辨别为3.51亿元、3.13亿元、0.3亿元、0.24亿元和0.22亿元。

比照2017年,车险和企业财富保险不断稳居第一和第二大险种,而在2017年排名第三的工程保险则跌出了前五大险种,责任保险超越不测损伤保险跃居第三,农险进入前五之列。

值得留意的是,长江财险去年车险保费支出为3.51亿元,占总保费支出的45.6%,但相比2017年的3.56亿元保费支出,呈现了小幅下滑;承保盈余0.77亿元,比2017年同期扩展盈余113.9%;赔付收入也同比增加。

同时,长江财险去年的责任保险承保盈余0.04亿元,较2017年同期盈余扩展超越10倍。不测损伤保险承保盈余0.05亿元,农业保险承保盈余0.07亿元。

《国际金融报》记者据2017、2018年报整理制表

股东出走

屋漏偏逢连夜雨,延续盈余的长江财险,接连迎来了两大股东的加入。

地下信息显示,长江财险成立于2011年11月,注册地为武汉,注册资本12亿元,是首家总部在湖北的财险公司。

据悉,长江财险是中国国电集团无限公司作为主发起人结合武钢集团无限公司、中国电力工程参谋集团无限公司、湖北动力集团股份无限公司、国电资本控股无限公司、湖北省结合开展投资集团无限公司 等大型国有企业共同发起的全国性法人财富保险公司,可谓是背景显赫。

精功团体陷资金危局 上市公司股权近乎100%质押

作为绍兴当地大型民营企业、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精功团体,却遇到了危局。


  不仅由于涉及担保债务责任,精功团体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所有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而且大公国际已将精功团体列入信用视察名单。


  凭据公然信息显示,精功团体有一笔4亿金额的超短期融资债券即将于5月21日到期,一位知情人士告诉新浪财经,资金紧急的精功团体仍在四处追求结构化融资,以“很是规”手段提升其融资能力。


  凭据精功团体2018年3季报,已陷入债务纠纷的精功团体,账上钱币资金仍有52.6亿元,同时,大公国际的2018年跟踪评级陈诉显示,其尚有49.91亿元额度的未使用授信。精功团体现在为何面临着云云大的资金逆境?


  上市公司股权险些尽数质押涉担保责任股权被冻结


  精功团体是绍兴当地大型民营企业,始创于1968年,是中国500强企业。停止2018年6月30日,其共有144家纳入合并规模的子公司,涉及生产、设计、对外投资、实业投资、商业、房地产开发、碳纤维及制品、钢结构工程黄酒检测、手艺研发、通用航空服务等多个领域。其中,精工钢构、精功科技、会稽山为精功团体拥有的三家上市公司。


  但近期,精功团体状态不容乐观。4月2日,精功团体被北京市一中院列为被执行人;4月10日,精功团体又涉及中国银行柯桥支行起诉的一起金融乞贷讼事。


  今年4月,会稽山、精功科技先后公布通告,控股股东精功团体由于涉及担保债务责任,持有上市公司的股份所有被司法冻结和轮候冻结,冻结限期为三年。


  凭据精功团体出具的说明函,本次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被司法冻结,主要系精功团体因太合汇投资治理有限公司定向债务融资工具的债务纠纷一案中涉及了连带担保债务责任。


  主要情形在于,2018年7月,绍兴众富控股有限公司与太合汇投资治理有限公司签署互助协议,在吉林东北亚创新金融资产生意业务中央有限公司通过存案建立众富控股定融产物,并由精功团体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后因互助双方债务纠纷,太合汇申请诉前产业保全。


  精功团体持有会稽山164,000,000股,占会稽山总股本的32.97%,其所持精功科技141,809,800股,占精功科技总股本31.16%。


  值得注重的是,精功团体将所持精功科技、会稽山股权险些尽数质押,质押比例划分为100%、99.99%,最新通告显示用途是增补流动资金;另一方面,精工钢构第一大股东股东精工控股累计质押比例为99.87%


  ,第二大股东精工控股团体投资有限公司质押比例为100.00%,最新通告显示,精工控股股权质押是为申请的流动资金贷款等提供担保。

相关热词搜索:质押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