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外汇 > 正文

只有上涨才能解决债务危机 这轮股市行情依然是涨价去库存

  特约撰稿人 平川

  假期和几位二级市场“资深老鸟”聊起股市,大家一致的结论是:春节之后这波股市大涨,既无基本面支撑,走势上又出现较大问题;但是,仅从技术上看,由于确认突破成立,走牛的概率越来越大。

  从2009年的反弹来看,行情也是在唱空声中不断走高。从常规的基本面和技术面考虑、所得出的结论,是与现实相悖的。所以,大家都比较纠结。

  但其实,如果换个角度,从“解决债务危机”的角度出发,理解起来这轮股市上涨恐怕会更清晰一些:

  比如一家上市公司,总市值60亿、总负债72亿、净资产不到50亿;大股东100%质押接近爆仓、或者已经爆仓,应收账款一小半确定收不回来、一大半不确定可以收回来;主营业务还属于利润低、回款慢的夕阳产业……总之,就是一家资不抵债、亦无发展空间的公司,这样的烂摊子,何解?

  从大方向上来看:要幺有新资金进入,用以盘活资产;要幺膨胀总资产,把负债率降低。二者必选其一。否则,无论多幺精妙的设计、多幺风骚的操作,都是巧妇为无米之炊。

  但又如何会有新资金愿意闯进这个烂摊子里去做“解放军”呢?自2018年、强硬的“金融去杠杆”政策以来,就连上市公司都开始普遍缺乏资金,民间的钱也基本被锁死。银行系统则忌惮风险,一般不会愿意冒着折本危险去解这个难题;即使愿意,面对这幺多陷入困境的公司,银行系统的钱也不够。也就是说,新资金进入这条路,其实是非常难走、也很难行得通的。

  那幺,剩下的唯一解决方案,就只有膨胀总资产了。

  如果上市公司上涨20%以上,总市值可以从60亿膨胀至72亿以上,那幺资不抵债的困局马上就可以解决掉。当然,将股价推升20%以上、和注入资金解债一样,都需要钱;但不同之处在于,推升这些垃圾股既不需要银行出钱、又不需要其冒任何风险,可以保障整个金融系统的安全。

  相当于把风险转嫁给了私募和散户这样的游资 —— 这种垃圾股,公募等国家队资金是不会碰的。

  而这轮股市上涨,其实质就是给上市公司老板以及金融机构等,提供解质押以及交换筹码的缓冲时间。最终,上市公司质押危机、债务危机获得解决,还可以还掉金融机构的钱……最终,这些筹码被转交给了私募和散户,让他们在高位站岗。

  这个思路,其实和过去两年,三、四线城市楼市的“涨价去库存”的操作思路,本质上没有任何区别:最终都是散户高位接盘。如果说三、四线城市楼市的“去库存”是对韭菜进行第一次榨汁,那幺本次股市上涨无疑是对其的第二次压榨。

  但以上操作,只是整个债务危机中的一小部分。事实上,大部分资不抵债的公司恐怕并没有上市,也没有类似的信用主体。比如一家总负债72亿、但净资产不到50亿的非上市公司,屁股后面跟着一票金融系统的债主,如何解决?

  其实也简单,就是新组建一只产业基金收购这个非上市公司,把这些债主的债务都转化为基金份额,并最终让上市公司从产业基金手里收购这家公司,从而通过减持股票完成退出。这个过程,实际就是“债转股”的过程,把金融机构的债务从基金份额转化为上市公司股票;而要成功完成退出,也需要股价上涨,通过市值膨胀的方式来填充掉债务。

  本质上来讲,这和第一种方式是没有什幺区别的,都是通过资产膨胀的方式填平债务,并把债务转嫁到股民手里。

  此外,2015年前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之下,上市公司连同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投出来的大量科网股,也亟需退出。产业基金一般是“3+2”结构,即前三年投、后两年退,从2015年至2018年刚好三年,而2019年恰恰是2015年组建基金的首个退出之年,所以上峰才会设立科创板,而且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因为,科创板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终出口。

  事实上,A股自创立以来,就是为解困而存在的。而目前无论是上市公司的股权质押危机、上市或非上市公司的债务危机,还是被投资的科网公司退出难题,都需要用股市上涨的方式来化解。这恐怕才是股市上涨的真正原因,隐隐的包含着国家意志在里面。

  上涨其实是非常不易的,需要所有人都齐心协议一路向北;只要有意见不一致的抛盘,上涨就会受阻。但放在国情相对特殊的中国,如果掌握了大量资源的政府思涨,最终出现大行情的概率就会大大提升。

  就如同过去两年,三、四线城市楼市的“涨价去库存”,这些城市的住宅基本都是“垃圾股”,并没有投资价值;可投机价值也是价值,如果看准并及时下手,一轮下来翻倍是没有问题。如果能够在棚改结束之前卖出,也是可以真正赚到钱的。但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高位接盘是注定的结局。

  股市也一样。无论这轮股市上涨、还是未来的科创板开启,必然会出现大牛股以及疯狂的赚钱机会。只是到最后,大部分股民必然会沦为接盘侠。

  正如索罗斯说得那样,“世界经济史是一部基于假象和谎言的连续剧。要获得财富,做法就是认清其假象,投入其中,然后在假象被公众认识之前退出游戏。”

谷梁铭:黄金日线区间调整 1280关口支撑显震荡

本站讯特约

  周二(4月16日)现货黄金维持跌势,早些时候因纽约联储制造业指数好于预期,黄金再次试探1280美元的附近的支撑,本周关注周四美国公布的4月Markit制造业PMI数据以及零售销售数据,以及近期美欧贸易局势的进展,如果美国数据好于预期,且美欧贸易遭遇挫折,可能会使得避险资金回流美元,进一步施压金价。

  ETF投资者也在持续抛售黄金,数据显示,全球最大黄金ETF--SPDR Gold Trust持仓周一减少3.82吨,使得总持仓量降至754.03吨,创去年11月以来新低,短期而言,市场对于黄金的抛售意愿较强,这将对黄金继续构成压力,市场需继续关注1280美元一线的支撑,如果近期黄金跌破了1280美元一线,可能会加剧黄金抛售的压力。

  黄金分析:

  黄金方面,隔夜黄金震荡走弱,整体区间围绕1292-1282间运行,亚盘时段,金价开盘1292承压震荡,欧美盘回落触及1282低点,下探后没能直接击破前期低点1280打开空间,美盘金价反弹受限于1290关口阻力,最终收盘报价于1287.6美元/盎司,日线上收取一根带下影线的小阴K线;日图连阴下行后仍收出了下影线,短线还在酝酿下破1280的关键支撑,本周消息面比较清淡,纯走技术面的震荡蓄势破底,时间拉锯会比较长,看弱不破的反复走法还会上演,不过周K线结构受到10周线拐头压制转空,周线薇芯gnm2312显示下破1280的机率较大,短线思路反弹高空提前布局博弈完成突破打开空间。

  日线黄金形成三连跌,目前价格已经第四次测试前期的三底形态,而在之前我们强调过,测试支撑的次数越多,它的支撑性效果越差,但是从前面的形态来看,价格三连阴之后没有破底,而且是向上反抽收盘,日线在前期也出现一个三连阴,按照循环原则来说,目前黄金还是震荡,没有极弱下破前期低点,这就意味着没有打破它的震荡形态;短线走势图上,金价1282低点受到支撑,反弹的高点位于1290关口,短线反弹显弱,但是不跌破1280低点暂时也看不到下行空间,今日我们薇芯gnm2312需关注2点,其一昨日美盘反抽阻力1290,其二日线昨日低点1282,今日黄金可以围绕此区间高抛低吸对待。

  黄金日内参考建议:

  1、金价下方1282-1283做多,损1279,目标1290;

  2、金价上方1290附近做空,损1294,目标1284;

中国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优信财报亮眼 剑指“上岸”

财经网站消息3月14日,北京时间,在“中国二手车电子商务第一股”诚信光环下,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数据报告。一方面,作为第一家吃螃蟹的企业,二手车市场自然吸引了众多关注。另一方面,与过去雪花般多的二手车电子商务公司的数据报告相比,该数据的权威性值得探索,以便我们窥探中国二手车电子商务的管理,形成一对。行业价值导向。

根据财务报告,2018年友信汽车总销量达到398.09亿辆,总营业额达到814498辆。销售收入增长69.9%,达到33.15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超过预期1亿元,全年毛利率为65.6%。

2018年第四季度,友信实现总收入11.4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61.6%,连续两个季度实现超预期高速增长。同时,市场营销与经营成本、经营亏损及其他费用的比例继续缩小。我们仍然使用增长模型来判断中国股市的走势。

优新生长曲线

从上图可以看出,友信的增长曲线呈现“双涨一跌”的趋势,即收入和毛利都在上升,而净亏损额却在下降。由于平台的规模经济、品牌实力和良好的运营杠杆,友信在销售和营销等运营费用中的份额持续下降。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趋势从第一季度开始出现,并在第四季度达到顶峰。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当友信整体收入规模增加时,毛利润会增加,成本会降低,即“规模效应”。

对于相同类型的曲线,我们可以参考京东的初始列表。2017年第一季度,京东净收入762亿元,GMV和活跃用户分别为1841亿元和2364亿元。总成本率、市场成本率和绩效成本率分别为14.95%、3.59%和7.7%。与2016年第一季度相比,分别下降1.02、0.3和0.6个百分点。

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数据显示,京东集团净收入1348亿元,连续一个季度超过1000亿元;2018年全年营业利润率为1.6%,比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高0.1%、0.9%和1.4%,呈现显著增长趋势。

2018年第四季度,友信非GAAP业务亏损1.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近60%。其中,销售和营销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97%降至第四季度的61%,较2018年初下降近30%;营业费用占收入的比例从2018年第一季度的97%降至第四季度的60.6%;营业损失从4%降至4%。第二季度为亿元,第四季度为1.9亿元。

从上图可以看出,在总收入增加的前提下,友信的费用每年都在下降,尤其是到了第四季度的最低点。以Q4为例,友信选择与超级应用淘宝在流量上进行合作,从淘宝获得了大量的免费流量。有消息称,去年12日,友信在淘宝的一天流量超过了2000辆。在流量供应方面,友信不需要在一场极为低效、烧钱的“广告战”中与竞争对手展开竞争。自由流动自然会导致销售和营销成本下降,而第四季度则降至60.6%。

也许和淘宝合作是一种甜蜜的味道。据传,友信代旗最近以阿里为背景加入湖滨大学,这也被视为友信进入阿里系新零售的“增强信号”。

此外,毛利的增加和成本的降低表明,优信具有较强的流量转换能力。反之,当大量的流量流入平台时,如果操作不能跟上,人力规模复杂,流程链运行不畅,则会导致成本高昂。

综上所述,京东公司运营利润为正,历时三年左右,优信公司于2018年12月、上市半年后宣布盈利一个月,再加上“年轮转年轮收入、毛利润增长”、“年轮转年轮亏损收窄”的双升一落曲线,让人难以想象优信公司的盈利情况。乌辛上岸了。

战略转移2c

根据伊利的预测,中国有望在五年内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增长潜力主要来自二手车。未来五年,中国二手车销量将以每年19%左右的复合增长率增长,2022年达到2960万辆,大致相当于新车销量(美国二手车销量是新车销量的两倍多)。优信、瓜子、人人车、易信、汽车之家等企业的竞争前景广阔。

友信从2b业务开始,然后开始专注于2c业务。2c业务的全年业绩让友信充满信心。2018年第四季度,2c业务收入9.4亿元,占总收入的82%。报告期内,2C业务累计营业额16.8万辆,比上年增长93.6%,2C业务收入3.2亿元,比上年增长263.2%。

2018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友信2C交易分别占收入的69%、63%、71%和82%,逐步增长,成为友信的核心支柱。核心支柱产生的相关收入,即2c交易产生的2c贷款服务,分别贡献了大约“1:4”、“1:3.5”、“1:3.5”和“1:2”的收入比率。也就是说,交易收入正逐步接近贷款服务收入的比重,实现两翼共同促进整体收入的增长。

此外,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友信是一家金融公司,这种观点的实质是,思维仍处于上个世纪的商业模式中。例如,国美、苏宁等企业都是以核心业务的购销差异来获取利润的典型企业。依靠商品的高毛利组合,一方面通过规模优势进行低成本采购,另一方面通过市场价格实现利润率。

互联网公司是非常不同的,互联网企业“毛出猪,狗出帐单”的设置趋势已经得到解决,例如:

(1)IQI主营业务提供VOD服务,但收入主要分为广告收入和会员服务收入。2018年会员服务收入106.2亿元,占收入的43%;广告收入93.3亿元,占应收账款的37%。

(2)网易的主要业务是提供媒体信息服务,而游戏是网易收入增长的主要业务。2016年游戏收入增长107亿元,收入增长69%,2017年下降52%。从2017年的报纸开始,网易将收入分成游戏、电子商务、广告、电子邮件和其他业务。

(3)京东将收入分为两类:商品销售和服务。前者相当于自我营销收入,后者则为第三方卖家提供服务。

(4)亚马逊业务收入构成包括网络服务净销售额、网络服务营业收入、实体店收入、订阅服务收入。

那么,友信真的是一家“金融公司”吗?

建立良好的信用模型

2018年第四季度,汽车交易量为168400辆,同比增长93.6%;2-CGMV交易量为130.59亿辆,同比增长73.7%;2-C收入同比增长263.2%。

它的毛利率为68.9%,是友信上市以来的最高单季度毛利率。这三个数据都创下了友信上市以来的最高纪录。

如前所述,毛利率的增加和成本的降低表明友信具有较强的交通转换能力。友信代旗在公告中曾认为,2c业务的成功在于友信建立的超级供应链体系。

据信,戴琦和标的资本对友信目前的模式充满信心,不需要所有的玩家都为广告战中的相同情况而战。那么,如何理解诚信模式的存在以及戴琦反复提到的超级供应链是什么?它可以分解为“头发的三个末端在一起”。

第一个目标是“成为流动终端供应商和进口商”。幼信在广告宣传活动初期建立了一定的自主流,然后选择与阿里部门合作,进一步培育社会流。在大量的交通和免费的交通进入后,更多的销售线索被提供给二手车经销商,他们愿意将大量的汽车资源转移到友信,而对于用户来说,它带来了更多的汽车资源供应。在这方面,淘宝有很多相似之处,也就是说,经过大流量后,形成了店主和汽车经销商的驻扎,大量的商品吸引了更多的用户,最终形成了良性的流通流量。

第二,成为经验的提供者。过去,用户不得不下线访问大量的汽车,但这种模式有很大的地域局限性,即用户不能面对大量的汽车来源,而汽车来源的真实情况还没有得到验证。

在这方面,友信正在发挥互联网公司的技术优势,从大众汽车资源到提供数字透明、一站式服务,包括虚拟现实汽车观看和建立大众汽车资源库,让用户在家里亲身感受到国家优质二手车,同时也依靠黑色科技。如人脸识别、电子存储等实现电子签名。

2018年第四季度,友信二手车在全国范围内采购了22万辆,这意味着22万人完成了购买决定,没有看到真正的汽车。近年来,由于与二手车市场活跃相关的政策红利的发放,特别是限制二手车搬迁政策的取消,二手车市场交易量实现了快速增长,使得友信的优势逐渐扩大。

这些技术工具在中国的二手车经销商中是无法实现的。根据财务数据,2018年全年研发支出总额3.3亿元,由2018年第一季度的1.68亿元增加到第四季度的9.7亿元。

第三,成为供应链服务提供商。友信源于B2B业务,积累了覆盖二手车交易链各个环节的能力,包括检测、定价、车源发现、物流等,当流程导入和用户体验完成后,最终的锤子销售直接决定了转化率,转化率直接取决于为用户和汽车经销商提供服务。例如,成都的用户通过优信平台对武汉的二手车进行估价。通过一系列VRS的观察、测试和定价,他们可以在平均4-5天内收到自己的汽车,这大大缩短了时间周期。通过覆盖二手车交易链各个环节的线上线下一体化模式,友信为用户提供优化升级的购车体验和国家底价。

优信的超级供应链实际上是一个与零售企业的“商品供应链”相比的“服务供应链”,解决了汽车经销商无法解决的问题和用户需求的痛点。

“流侧供应商”、“体验侧供应商”和“供应链服务提供商”是互联网企业减轻资产、增强实体权能的一种典型方式,也是目前最巧妙的做法之一。在这三个方面的捐赠下,大量二手车经销商已成为利益共同体的“可信赖的朋友”。瓜子的模式是采取更加注重资产和经营的战略,做线上流、线下开店、自有车源。第一件事不是评估这种模式是否是传统汽车经销商的“招聘模式”。问题是,这种模式需要大量的资本投资,并且需要做一个正的现金流。一旦资本链断裂,将出现大量的关闭潮。同时也带来了库存危机和裁员危机。此外,互联网企业做重资产、重经营的重头戏,无论阿里、京东、腾讯,都没有企业可以经营。因此,优信模式仍然保留着互联网公司的基因,也是目前在中国市场上发挥作用的明智方式。

在公布友信财务报告后,包括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等机构再次作出了“买入”评级,这也是友信连续三个季度对投资机构作出的“买入”评级。瑞士信贷和摩根士丹利给出的平均目标价格接近9美元。在第三季度盈利期间,高盛和摩根大通预测友信将在2020年或2019年盈利。目前,优心模型已初见雏形。是否成功取决于2019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持续表现。

相关热词搜索:上市公司债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