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外汇 > 正文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基金提現設限影響幾何

    中国证监会与中国人民银行近日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赎回相关服务的指导意见》,就加强对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行为的监管,提出了多方面举措。其中最为引人关注的,是对货币市场基金“T+赎回提现”的规制。具体而言,对单个投资者持有的单只货币市场基金,设定在单一基金销售机构单日不高于万元的“T+赎回提现”额度上限。

  什幺是“T+赎回提现”

  就增长速度而言,货币市场基金堪称近年来我国理财市场的一匹“黑马”。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货币基金的净值规模已达7.3万亿元,在开放式基金.万亿元的总规模中是绝对主力。

  货币市场基金之所以如此受青睐,“T+赎回提现”是一大卖点,它让货币市场基金拥有了近乎现金和银行活期储蓄的流动性,收益方面却具有明显优势。

  以某社交APP中的理财入口为例,其中有多个货币市场基金可供选择,从其原来的交易规则中可以看到,取出方式分为“快速取出”和“普通取出”两类。快速取出是指随时可取,每日限额万元,会员按照等级,每日最多可快取5万元,在银行服务时间内取出最快5分钟到账;普通取出则是随时可取,不限额度,资金到账时间却要晚不少。

  “T+赎回提现”给投资者带来了便利,但它并非相关机构的法定义务,而是其为了增强吸引力和竞争力而提供的一项增值服务。之所以能做到当日赎回提现,其中关键是“垫资”,也就是说,该业务主要由基金管理人、基金销售机构或支付机构通过自有资金或银行授信资金先行给投资者垫付赎回款,之后再由垫支机构获取赎回款和相关收益。

  为什幺要规制“快取”

  这几年,国内货币市场基金曾阶段性遭受较大的赎回压力,在规模快速膨胀后,这其中的风险隐患不可不防。

  两部门负责人说,近年来,存在部分基金管理人、基金销售机构与互联网机构合作,在基金宣传推介中存在片面强调收益性和便利性,对投资者风险揭示不足等问题,有必要

针对货币市场基金与互联网业务融合发展的行业发展新业态做出针对性规定,促进行业规范发展。

  还有,在货币市场基金互联网销售业务中存在监管套利现象,部分不具备基金销售业务资格的互联网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直接或变相从事基金销售业务,个别基金在销售过程中存在排他性销售、非公平竞争,有的机构开展货币市场基金份额直接用于支付的误导性宣传等等。

  相对而言,快速提现问题更为突出,也因此成为这次强化监管的重点。两部门负责人说,近年来,由于市场机构的无序竞争、误导性宣传等因素,货币市场基金快速赎回业务背离了“普惠、小额、便民”的初衷。部分基金管理人和基金销售机构以所谓“实时大额取现”为卖点盲目扩张业务规模,进行夸大性、误导性宣传,信息披露不完整,给投资者带来无限流动性预期,使投资者忽略货币市场基金自身蕴含的投资风险属性,忽视普通赎回安排,同时,垫支机构也面临一定的财务风险,市场极端情形下易引发流动性风险,存在系统性风险隐患。

福州股票配资东音股份股吧_4月25日股价飙涨9.99% 股价创8月新高

2019年04月25日早盘09时30分,东音股份呈现异动,股价大幅拉升9.99%,创8月新高。截至发稿,该股报13.54元/股,成交量265手,换手率0.02%,振幅0.00%,量比1.93。

机构评级方面,近半年内1家券商给予增持建议。

过来一年内该股有1次涨停,涨停后第二买卖日涨0次,跌1次,跌占比100%。

而过来一年内该股有2次跌停,跌停后第二买卖日涨1次,跌1次,涨占比50.00%,跌占比50.00%。

东音股份所在的机械配件行业,全体涨幅为0.76%,其相关个股中东音股份,融捷股份,龙溪股份涨幅较大,辨别下跌10.0%,3.5%,2.5%;长盛轴承,科力尔,泰尔股份较为活泼,换手率辨别为0.3%、0.3%及0.2%;

东音股份公司主营业务为井用潜水泵、小型潜水泵及陆上泵的研发、消费和销售。截至2019年04月25日,该公司股东人数为17512,较上个统计日添加333户。昔日股票引荐

乡下春天的葬礼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xWdj

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杂花生树,群莺乱飞。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miVv| 故乡,院墙外的桃花开了

这十六个字似乎浓缩了江南乡村春天的美好回忆。只有最正宗的江南——苏南,长期以来一直是一片富饶的土地,城镇化率在80%左右,没有田园情调。

再打开高海拔的夜景,长三角灯火辉煌,还有多少乡村依旧清静。苏州的一位朋友和亲戚向我哀叹说,根本没有除夕。去年,他们得到了一些拆迁款。由于拆迁资金的矛盾,他们的亲友之间不再交流。

苏南沿海到杭家湖、浙南、福建、广东等地,有许多百强县市,农村经济全面发展。基础设施与内地二三线城市相当。集体经济和私营经济可以看作是模式。研究农村,以东部发达地区为样本,显然意义不大。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5VUp| 植树节刚过,山坡种满树苗,山坡下是故乡的村庄

昆山的另一位老板在我家乡投资了一家化工厂,他坦率地告诉我,他羡慕农村和温暖。他说要经营这样一家化工厂,在他的家乡昆山要花费3400亿元。在我的家乡,只需要3.4亿元,也就是他的化工厂。前几天的一次事故夺去了一名工人的生命。

这个工人是我的亲戚。

近些年,农村也学习了城市的“快餐式”葬礼,殡仪馆火化,简单悼念,再选一个镇上的餐馆吃一顿,收一点份子钱,匆匆下葬。

我们为亲戚举行传统的农村葬礼。全国各地分散工作的亲友都回老家了。在三天之内,他们吹又打,吃,喝,喝。他们读了一个晚上和一个早上的祭品。葬礼队伍持续数公里。它就像古老的乡村。它严肃、庄严、缓慢,唤起了许多人的记忆。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Ag4g| 传统乡村葬礼,有着细致的礼仪

最大的变化是火化。国家进行殡葬改革,引导农村火葬,落入地方政府手中,行政命令与利益纠葛成为严令禁止埋葬。以江西为例,为了防止埋葬,地方政府派干部整夜蹲下,甚至强行掘墓,就地火化。他们还抢劫了几十年前买来的棺材,引起了公众的极大愤慨。如果不被中央政府制止,积极疏通,可能导致更多的悲剧。

难怪农民们常常哀叹,中央政府的政策一到农村,恐怕连中央政府都认不出它的本源。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PuGB| 传统乡村葬礼,不能走得孤孤单单

同样明显的矛盾是,研究经济和城市的专家生活在城市,研究农村和农民的专家仍然生活在城市和大城市。这个“研究体系”,从首都到省级农业大学,更不用说今天的教授和研究人员,大多已经误入歧途。农村发生了什么,农民在想什么,他们需要什么,农业应该如何发展。强者可能很难指望那些急于到大城市的“专家”来回答。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中国有无数的经济学家和学者,他们中的一些以宏观经济研究著称,其中一些因政策研究而受欢迎,另一些则因对新经济、房地产、证券、工业和第三产业的研究而受欢迎。有名,但很少有人以研究农业、农村和农民而出名。中国四大农业家马劳、侯劳、袁劳和吴劳正处于衰落时期。回首往事,没有人会成功,他们必然会感到悲伤。

你知道,广大的农村是中国的根,是中华文明几千年的根!为了从根本上促进中国的发展,我们早晚要回到中国广大农村和农民手中。如果你能看到这一点,你可能是下一个真正的经济学硕士,可以提前做扎实的研究。

事实上,很多企业都看到,像娃哈哈、平多、特雷莫洛等,廉价商品和娱乐在广大农村占有重要地位,但他们的到来,也许只是为了赚钱,并不是为了解决农村问题。

不必苛责他人,回顾我们自身,又何尝不充满矛盾。

直到21世纪初,我还不容易从农村的大学生中走出来。我们的团队(一个由几十个生产团队组成的村庄)可以计算出过去几十年来每一个大学生的数量,在我的任期内,他们中只有一个出来了。

我们努力学习了十年,从农村小学到乡镇中学,再到县中学,再到省立大学,毕业后北上广州,北上广州定居,完成了一部完整的城乡文化变迁史。每一个经历过这段旅程的人都知道,从农村到城镇、到县城、到省城、到大都市的每一步都是一场文化碰撞,是对原始自我的重新认识。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我们所有的努力都是走出农村,在大城市安顿下来,过上美好的生活,从来没有想过回到农村,为农村服务,振兴农村。

当从农村输出的勤劳型人才消失不复返时,农村注定要衰落。

中国几千年来,尽管贫穷和战争,农村始终有一个重要的群体——乡绅,他们主要由科举、首任或最后一任官员、当地文化比较丰富的中小地主、退休或长期退休的官员、父权老人和少数民族组成。农村社会的一些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有天赋、远见和能力。他们从农村开始,回到农村,为农村服务,为农村的发展作出贡献。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全社会高举工业化和城市化的旗帜。那些有能力住在很远的大城市,或者出去做生意或工作的人,如果不能,他们将搬到县城去。像乡绅这样的群体已经消失了。

回到我的村里,我管理了十几个村,上千人的村书,初中没有毕业,村委会有五人,只有两人完成了初中学业。所谓“大学生村官”,也局限于发达地区和郊区,而且往往积累两三年的资历,他们将被调到农村、县,这些县都急于尽早运行。

更可怕的是,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我学习的时候,我们村有五个年级。每个年级有两个班。我镇有三所初中,临镇有一所高中。如今,为了支持城市发展,所有高质量的教育资源都被转移到了县城。几十年前,镇一级的高中已经被取消,初中也被一次又一次的压缩。要想在中学和更好的初中学习,我们必须去县城。小学再抽,只有一到三年级,读四、五年级,才能到镇上的小学寄宿。因此,许多农村家庭要想为子女提供一个稳定、优质的教育环境,就必须到县里去生活。

这些行为的动机是某种“阴谋论”:将人口转移到县城,扩大县城规模,增加工业园区廉价劳动力,推高县城房价,然后将土地销售资金用于建设和政治成就。进城农民是没有社会保障和各种黄金的普通生产线工人。他们的薪水是2000或3000。他们买不起房子,付不起孩子的课外辅导费,失去了农村户口和赖以生存的土地。多年后的养老金问题更大。由于他们不能融入城市,不能回到农村,更大的矛盾将被悄悄地掩埋。

乡绅阶层的消失是农村的关键损失,而各大生产要素的流失,也在抽取乡村的血液。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ybPC| 夏天的山谷,郁郁葱葱

几十年前,为了生态环境,国家退耕还林还草政策已经实施。今天,农村的自然环境已经很好了。我经常爬的山顶和我经常玩耍的树因为茂盛的树木和荆棘而成为野生动物的天堂。

现在回到农村,只有老人、妇女和儿童、鸡和狗为伴。随着中青年的离开,留下的中老年人无能为力,农产品利润仍然很低,造成了大片荒地。与广阔的童年世界相比,农村人口的活动范围逐渐缩小,只留下村庄和周围一到两英里的农作物。

随着农村的进步,集中的土地更有利于机耕,农民解放了双手。半死不活的农民突然闲下来,外出找不到工作,只能坐在门口的阳光下过夜。有人认为水产养殖也可以作为一种产业。近年来,我们重视环境保护和生产能力建设,关闭了许多农场,再次催促有能力离开农村的群众。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UO9O| 森林中,被废弃的养鸡场

幸运的是,县乡工业园区的建立解决了部分过剩的劳动力就业问题,但进一步加剧了农村工业的空心化。换言之,农民们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园,而他们留下来却无所事事。

还有一些人坚持自己的工作。我的一个叔叔几十年来一直在种地,早晨贪婪,黑暗中贪婪,勤劳节俭,种植蔬菜和水果。近年来,甘蔗种植量大,收获季节多,如商人来买,或自己卖路旁的甘蔗,15元一捆(约1美元一捆),同一批甘蔗,卖到城里,就根卖了,15元一根是必不可少的,中间利润,对农民来说,不到12元。

问他为什么不带到县城去卖,还能卖多少钱,回答了城管要赶出去,即使不赶出去,这个人带一捆那人扎根也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我们逃避城市管理,也要小心垄断邪恶势力。一些人垄断了该县的甘蔗生意。在城里卖东西的农民可能会被发现被殴打。

随着这两分钱的缓慢积累,叔叔努力挽救了数十万个家庭。年初,表哥在深圳买了一栋房子,一次就把它清空了——不仅是人口外流,还有农村积累的财富,因为农村根本没有投资项目。

土地贫瘠,劳动力和资本外流,三大生产要素纷纷涌入街头,农村振兴,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就等于是纸上谈兵。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Q6rA| 你所见的新农村,政府出资把国道沿线能见着的房子粉刷一新。其他的房子呢,反正你也见不着。农村的发展,还有许多人为的障碍要解决。

引导农民进城,限制土地流转。因此,农民既没有生产工具,也没有资本,也没有足够的技术,只有廉价的劳动力才被奉献给城市。目前的户籍管理和土地政策也构成了障碍。户籍转移到条件宽松的城镇,户籍转移到关门的农村。几年后,为城市贡献了几十年,又无力供养老年人的农民,想要回到农村,发现自己的户籍和土地都丢失了。他们会有多无助?

这些政策也阻碍了人才和资本的回流。几年后,当一个像我这样可能成为“乡绅”并为农村做出贡献的城市居民想要回到农村时,他发现实现同样的目标是不可能的。他没有户籍,没有土地,没有宅基地,只能留下他的遗憾空虚。

资金难以进入农村,缺乏投资项目和可靠的投资保障。除了作物经济和水产养殖外,农村还有林地、水库和山区(如果树种植)等宝贵资源。由于农村文化自然存在着宗族和排斥的劣势,外国投资者,如无亲属或亲友,往往难以牢牢地占有这些优质资源。因此,投资农村需要相应的法律和政策保障。

除上述资产外,剩余的农村投资,还有宅基地。目前的现实是,农民只能在城市里花很多钱买房子,但不能在农村花一定的钱买房子。甚至郊区的小房地产也被禁止和拆除。农民实际上处于不平等的商业地位。相反,对于城市居民来说,即使他们租用农村住宅用地,也没有相应的制度和权利保护,这条道路基本上被封锁了。

城乡人口流动应该是双向的。其结果是单向设置,不允许折返,这显然是不合理的。让这股水流过去,否则乡村就会凝固成一罐死水。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NmGT

令人担心的不止经济,文化上的空洞更令人心忧。

在亲人的葬礼上,那些主持整个过程的人,那些阅读祭品的人,乡村乐队,包括乡村厨师,都已经50多岁了。当这一代人不能移动时,这套农村葬礼只能简化为“快餐葬礼”。

我父亲年轻时,是当地采茶剧院的男主角。20世纪90年代,剧院解散了,他靠开卡车、种地和务工人员谋生。在过去的几年里,镇政府承诺给予特别的财政支持,因此它与一些老人联合成立了一个起草小组。也许老人们都怀旧了,也许乡村真的很无聊,村里周围几十里的餐饮,一个接一个地邀请,爸爸和老人们突然发现了当年的感觉。

据说,现场效果好,地方特色,接地气,活泼,人气,还参加了县里的演出,暂时为我父亲高兴,也为乡村文化的振兴。

在不赚钱的基础上谋生是不现实的,一次五六千元,一个剧院里十几个人。除交通费用外,一人不可分为几百人,邀请函主要集中在春节前后一年左右。后来,政府承诺提供支持资金,但没有任何进一步的信息,剧院持续了几年,每个人都失去了资本,不能再折腾了,又一次走到了尽头。

我想看看父亲的表演,但不幸的是没有机会。这部流传了几千年的地方采茶戏,如果不到雅阁,也许也会失传。

现在回到农村,老人们坐在那里聊天,或者揉着50美分的麻将或纸牌游戏。孩子们坐在家里看电视,或者低头玩成人的移动游戏,而不是一起玩。剩下的少数几个年轻人正忙着摇着嗓子,看各种美女的现场直播,或者开始贷款买车在县城里消磨时间。

赌博已经成为农村最后的兴奋,从一些人坐在村里的“赌场”,到南方流行的“六合一彩票”。更可悲的是毒品。我的一个同龄人吸毒成瘾,最后没有钱服用。一天晚上,他很痛苦,很遗憾,很遗憾,他割断了一根手指,被送到戒毒中心,这让他很难过。

农村教育向城市转移,农村文化事业向经济建设让路。农村没有文化人才,政府级文化局、站长期存在,广大农村文化设施稀缺。

农村文明振兴是一个亟待解决但又不能起步的难题。

当我们看到西方名画时,我们看到画家们描绘的明媚温暖的乡村;当我们跟随外国名画时,我们走进热情的橄榄林和金色的麦田;当我们观看日本电影时,我们看到清新美丽的乡村和童年……回首我们自己的祖国,我们自己的文化在塑造农村方面是如此的无力。

我们对故土的印象是鲁迅温暖而苦涩的瓜田。它们是赵树理的“山药蛋派”。它们是贾平凹断壁的废墟。他们是没有头脑的象牙山村。他们是在时代的号角下率先致富的村长。文化人,远离农村,太久了。

http://image1.hipu.com/image.php?url=0LfGb2ejFH

愿有朝一日,我们能满心欢喜,回归故乡。北国之春云雀合唱团 - 天籁童声

白桦亭,蔚蓝的长空,微微的南风,

玉兰在山上开花,春天在北方。

啊,北方的春天来了。

这个城市不知道季节。

我不知道季节变了。

母亲从家里寄包裹和寒衣过冬。

家乡,家乡,我的家乡,

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找你?

 

  • 作者:刘子,民间观察家,独立思想家,上海普林资产合伙人。

 

贡献、内容合作、招聘简历:friends@chinamings.org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盘股市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