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股 > 正文

资色·公告

本站讯房产消息,4月8日,融创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发布拟发行美元优先票据公告。

  公告提出,融创拟进行美元优先定息票据的国际发售。拟以附属公司担保人按优先偿还的基准为票据提供担保,并将附属公司担保人的股份作抵押。滙丰、摩根士丹利、中信银行(601998)、兴证国际、招银国际、德意志银行、国泰君安国际、工银国际及野村已获委任为有关拟发行票据的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联席账簿管理人。

  拟发行票据的完成取决于市场情况及投资者的兴趣。票据的定价,包括本金总额、发售价及利率,将通过由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联席账簿管理人进行的入标定价程序厘定。在落实票据条款后,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联席账簿管理人、融创、附属公司担保人及附属公司担保人质押人将签订购买协议,据此,联席全球协调人及联席账簿管理人将为票据的首次买方。

  拟发行票据所得款项净额拟主要用于为集团现有债务再融资。

即便是业内销量排名第一的龙头企业,华润啤酒也在2018年陷

"■本报记者 张 敏

随着2018年财报数据的发布,哪些公司存在新变化和新机遇,引起了投资者的关注。

截至3月21日,A股生物医药行业总计有163家公司发布业绩快报,212家公司发布业绩预告,39家上市公司发布2018年年报。

根据同花顺数据,《证券日报》记者综合发布业绩预告及业绩快报的上市公司数据统计,生物医药22家上市公司业绩翻倍,其中9家上市公司涉及出售资产,11家公司业绩变化较大是因为主营业务向好。

从细分行业来看,包括9家化学制药企业、5家生物制品企业、3家医疗服务企业、3家医疗器械企业、2家中药企业。

多家公司称主营业务向好

从细分行业来看,包括智飞生物、沃森生物、康泰生物在内,疫苗企业盈利都有大幅提升。

其中智飞生物发布的业绩快报称,公司财务状况良好,实现营业收入52亿元,同比增长289.6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5亿元,同比增长235.20%。智飞生物介绍,报告期内,公司持续狠抓疫苗产品生产、销售、产品进出口及推广等工作,各项工作按计划有序推进。公司自主产品的销售保持了良好的增长态势,代理产品的招投标、推广、销售工作按计划积极推进,成效显著。

沃森生物发布的业绩快报称,2018年,公司营业总收入87904.47万元,增幅为31.5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455亿元。沃森生物介绍,去年公司整体经营状况保持良好态势,自主疫苗产品产销量持续稳定增长,报告期内自主疫苗产品实现的营业收入较2017年同期相比增加60.40%。

此外,涉及原料药生产的部分上市公司业绩也出现了上涨。花园生物发布的业绩快报称,预计去年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为66021.68万元,同比增长57.2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0738.21万元,同比增长135.72%。花园生物表示,公司经营业绩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为:报告期维生素D3产品售价较同期大幅上涨;胆固醇销量较同期大幅增长。

美诺华发布的业绩预告称,预计2018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650万元至10300万元,同比将增加5182万元到5832万元,同比增长116%到131%。美诺华表示,公司不断调整产品结构,通过产能最大化,把握市场节奏,产销量与2017年相比,均有一定幅度的增长;受第四季度沙坦类原料药市场供需关系的变化,产品价格有一定幅度的提升,利润空间扩大。

其他方式助力业绩增长

除了主营业务向好外,企业进行包括出售资产、转让所持公司股权、出售股票、获得政府补贴等也有助于提升业绩。

据记者统计,包括九安医疗、*ST海投、中源协和等公司在内,通过出让资产或者股权的方式助力公司业绩扭亏。

九安医疗在业绩预告中介绍,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较2017年增长3.98%,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增长了38.98%、89.08%和106.77%。九安医疗表示,公司2018年度业绩扭亏为盈,一方面是公司严格控制成本和费用。同时提高销售效率,销售收入增加的同时销售费用有所下降。另一方面公司转让自身持有的参股子公司华来科技 17%股权,股权转让作价1.07亿元,投资收益大幅增加,对本年度的业绩有较大贡献;等等。

中源协和发布的公告介绍,2018年业绩预盈的主要原因是,公司将持有的北京泛生子基因科技有限公司 6.483%股权以1.25亿元价格转让给深圳海峡生命科学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此次交易对公司2018年合并利润产生1.09亿元的影响;公司子公司和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北京三有利和泽生物科技有限公司15.18%股权以4048万元价格转让给杭州顺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此次交易对公司2018年合并利润产生1.51亿元的影响;等等。

【作者: 张 敏】 (编辑:赵子坤)
关键字:四成生物医药业绩背后资产

领克经销商“背叛”了?顶不住市场压力悄然降价

自上市以来,吉利旗下中端品牌领克汽车就以“严厉管控经销商,通明价钱体系,依照指点价卖车”而出名。市场上戏称,领克是“打死不降价”。

但是,领克的价钱能永远坚持下去吗?

近日,消费者马先生计划购置领克汽车,但是在讯问了多家经销商之后却发现,各地的价钱相差甚大,局部车型差价甚至到达了5位数。

对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迅速展开调查,发现已经价钱“坚硬”的领克终于顶不住市场的压力,开端在终端销售上悄然降价。

而一名领克官方相关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目前领克终端价钱没有优惠,近期的官降是由于置办税下调,我们自动让利给消费者。假如领克官方发现私自降价的行为,将停止严肃处置。”

二级冲击波

为了探明真相,《国际金融报》记者多方辗转,联络到了一位领克汽车南方区域的一线销售吴志,依照他的说法,领克看似无比波动的“全国一致售价”早已名存实亡。

“领克明面上的价钱和官方坚持分歧,许多消费者在不知情的状况下根本上也用官方的指点价下了订单。但是实践上,只需和4S店好好商谈一下价钱,一定是有优惠的。”吴志对记者说,最终价钱依据车型的不同,有一千至数千元不等的优惠。

那么,终究是什么缘由招致了在价钱上“寸步不让”的领克终端售价发作了改动呢?

吴志剖析称,首先由于领克局部车辆上市曾经有一段工夫,消费市场曾经区域饱和。“尤其是在南方区域,领克的品牌影响力不如江浙沪。假如不降价,上市一段工夫之后就卖不出去了。”

但是吴志以为,最次要的缘由还是二级市场的冲击,尤其在价钱方面。“二级市场的价钱优惠很多都在5位数以上,传统4S店基本无法竞争。全国各地的领克都面临相反的状况,在南方遭到的冲击尤其严重。”

所谓二级市场,是指一些中小型的汽车贸易公司销售市场。汽车消费出来之后首先进入4S专卖店,但受限于租金、人工等本钱缘由,难以保证一切的4S店都取得足够收益。因而,许多车辆会经过二级市场销售。由于二级市场销售的品牌更多,抗风险才能也高于4S店,但往往车价也和4S店有所差别。

“降价”2万元

为了探求领克汽车在4S店与二级市场的不同状况,《国际金融报》记者以消费者的身份先后走访了华东地域多家二级经销商和领克4S店。后果发现,二级经销商给领克带来的冲击远远超越了先前的预估。

“我们手上有不少车,依据市场来看,目前优惠最大的车型是领克01+车型,官方定价17.18万,我们直接优惠两万,假如您计划下定,价钱还能谈。领克02和03的优惠也根本在1万元以上。”一启齿,一家汽贸的销售员李亮就直接给出了极有引诱力的报价。

往年4月1日,由于国度全系下调制造业消费税,领克全系车型下调指点价3000元至4000元不等,这是领克上市以来独一一次官方降价。但是如今汽贸的降价幅度简直让4S店的固定价钱毫无竞争力。

当记者质疑汽贸车辆能否靠谱时,李亮的解释更是令人惊讶:“假如您定了车,我直接带您去4S店提车,保证车辆的来源。各种随车证件完全,保养、开票也是走4S店道路,完全不必担忧手续成绩。”

依照李亮的说法,汽贸的一切流程都经过4S店,确保了车辆的来源渠道。那么作为一级市场的4S店为什么会遇到这种困境?

对此,李亮以为次要责任在于厂商。“厂家每次向一片区域的4S店压几百上千台目标,热销车型能卖出去,但是冷门车型并不受欢送,厂商又不让降价,4S店只能出手给我们了。所以我们的提车点遍及周边一切的4S店,一定能找到最好也是最廉价的车源。”

此外,李亮还宣称,消费者不必担忧买到库存太长的车辆。“太久的车我们也不收,保证在3个月左右。”

为了证明李亮的这一说法,在完毕了汽贸的看望之后,记者离开了左近一家领克4S店,试图停止比照。

在得知记者在汽贸取得了2万以上的优惠之后,4S店的销售员王城显得十分无法:“我们的降价空间的确很小,抢手车型在官降的根底上优惠只要1000元,为了不让厂家发现,开票还必需开官方价钱,4S店只能在其他方面停止优惠。”

王城给了记者一张报价单,单据显示,除4S店多送的几次保养以外,其他能赠送的只要纸面价值超越1万元的贴膜,踏板等装饰品。而在业内人士看来,假如经过汽配城购置同类装饰品,其价钱远低于4S店购置。

即使4S店在其他方面向消费者提供了多种优惠,记者在经过复杂计算后也发现,在汽贸城购置领克01某款车型的落地价也比在4S店的同款车型廉价了1.5万元左右。

面对这个价钱,王城以为汽贸在售价上的优势无法撼动,4S店仅剩的优势只要渠道正轨,后续效劳多。“我们的免费都是密码标价的,不会像汽贸那样有隐藏免费,反而让消费者多花钱。假如车辆出了成绩,我们也会担任究竟,不会‘踢皮球’。”

渠道设计是本源?

为何领克4S店堕入了如此为难的地步?

汽车剖析师孙少军向《国际金融报》指出,次要是渠道设计上的成绩。领克在兴办伊始的方案是尽能够经过线上渠道搜集销售线索卖车,线下的4S店更多的承当交车、后续效劳、维修保养等义务,销售不再是4S店的主营业务。但实践上,领克的“算盘”一样都没完成。

“依据数家4S店的反应来看,领克直营的线上渠道给4S店带来的客户不超越10%。”孙少军表示,在客源缺乏的状况下,4S店自愿用传统的办法举行活动,试图吸引线下客源,但厂商又不让降价,4S店的活动效果很差。而随着厂商一批又一批新车压给4S店,面对昂扬的库存本钱,4S店只能用其他方式处置库存,这也是全国各地汽贸的次要车源。

此外,关于领克不允许4S店自行降价的缘由,一位国际奢华车企业的管理人员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剖析称,领克是吉利汽车试图开展高端品牌的“试金石”,假如降价过多,领克的售价和吉利将没有任何区别,整个品牌抽象将“毁于一旦”。而且领克的成绩曾经继续了一段工夫,“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吉利汽车产销快报显示,领克在往年第一季度3个月的销量辨别为12588辆、7276辆和9065辆。至于其中有多少产品是经过二级渠道完成的销售,目前尚不得而知。

相关热词搜索:票据账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