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股 > 正文

欧洲南方天文台回应:视觉中国从未与我们联系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ESO在回复采访请求时明确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在北京时间4月9日周二晚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公布之后不久,视觉中国将这张图片列为“版权所有”的编辑图片,称“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400-818-2525或咨询客服代表。”


  视觉中国甚至还声称其对这张黑洞图片拥有版权。换言之,如果视觉中国拿下了该图片的版权,媒体或个人未通过视觉中国渠道在国内使用该图片,将可能被视觉中国视作侵权行为,甚至有可能因为用作商业用途而被追究责任。
  尽管随后视觉中国将图片说明改成了“此图片是编辑类图片,不得用于商业用途”,并将来源标明为欧洲南方天文台(The European Southern Observatory,以下简称ESO),但此事还是迅速引发了激烈的舆论讨论,不少人质疑视觉中国将一幅公开发布的照片列为自有版权,如要使用则需要向视觉中国支付费用的做法是否合理合法。
  那幺,视觉中国把ESO的“授权”视为其可以在中国境内销售这张图片的版权,是否合法?视觉中国是否有联系过ESO进行版权转让?ESO对此又是否知情?
  ESO在回复《每日经济新闻》采访请求时明确表示,视觉中国的这种版权主张不合法,ESO从未,也不能将他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且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ESO。
  以下为ESO回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全文:
  我们的版权条例明确规定:
  “除非特别注明,在ESO官网上发布的图片、视频和音乐,以及新闻稿、公告、博客文章和标题的文本,均根据知识共享署名4.0国际许可协议(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0 International License)获得许可,并可在非独家基础上免费复制,前提是内容的来源被清晰地标明且对用户可见。
  但是,如果任何单位或个人想在无需付费的情况下使用我们的材料,则必须以清晰易读的方式向所有用户提供完整的图像和来源,且来源的措辞不能更改,例如:“ESO/JoséFrancisco(josefrancisco.org)。来源不应被隐藏或与图片无关联,且内容如附有链接必须可访问。
  除媒体使用外,新闻稿、公告、一周图片精选和图注都应署名ESO;ESO的材料、图像和视频不得用于声明和暗示ESO或任何ESO员工对该产品或服务背书;如果图片内包括了可识别人物,则该图片将不允许被用于商业用途。”
  以上这些条款也同样适用于我们最近发布的人类历史上首张黑洞照片,这张图片的版权归属于视界望远镜合作项目(Event Horizon Telescope Collaboration,以下简称EHT),我们ESO就 标的物鑫东财配资 是隶属于EHT。因此,这些图片可以免费使用,且只要正确地写明了图片的来源,这些图片也可以用作商业用途。
  ESO从未,也不能将我们的图片版权转让给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如果视觉中国声称他们拥有这张黑洞图片的版权,并通过出售该版权来牟利,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
  截止目前,ESO没有收到任何公司要求转让版权的请求。但我们确实收到了一些公司和个人提出的关于可能限制使用该黑洞图片的问题,这些公司和个人打算将其用于各种目的,从学生项目到位盈利而销售的艺术品制作不等。
  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我们,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自称是视觉中国代表的人联系过我们。但昨天我们确实收到了一个关于视觉中国图片使用的问题。但视觉中国的版权主张,我们还是第一次听说。
  视觉中国没有向我们索要过黑洞图片的授权。然而,考虑到ESO图片的版权条件,只要写明了来源,视觉中国就可以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使用这些图像。换言之,视觉中国根本就不需要提出授权的索求。
  视觉中国将所谓的“授权”视为它可以在中国境内销售这张图片的版权,并从中牟利,这种行为不合法。视觉中国在没有预先告知我们的情况下使用了这张黑洞图片,但这并不意味着版权的转让。视觉中国,或任何其他公司都可以使用这张照片,且只要清晰写明了图片的来源,他们甚至可以将这张照片用作商业目的。
  然而,因为这张图片的版权并不属于他们,因此他们不能出售这张图片的版权。

1个月 2次预警 10城被点名!一张“黄牌”警告 楼市能否“退烧”?


随着小满节气到来,很多地方的温度开始不断上涨攀升。与此同时,已经消停了很长时间的楼市,温度上涨的速度可能更快。

4月份的国家统计局数据,70个大中城市当中有67个城市同比价格都是上涨的,这个数量已经创下了4年来最高。日前,住建部对新建商品房和二手住宅指数累计涨幅较大四个城市:南宁、佛山、苏州和大连,进行了点名的预警。这被很多媒体解读成,是一次“黄牌”警告。

这些城市为什么会被“黄牌”警告,警告以后当地会发生一些什么样的状况呢?

5月21日晚,《央视财经评论》邀请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为民、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解析。

为什么这些城市被点名?

刘为民:“点名”就是因城施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为民:点名,虽然说看似是一个短期的行为,但从更长期来看,其实点名就是因城施策。中央一些住房的监管部门,从掌握的数据来对这些城市,特别是出现一些苗头性现象的城市,

点名也好、“黄牌”警告也好,就是提醒这些城市,要进一步根据自己城市的供求关系,来加大因城施策的力度。

刘戈:亮“黄牌”让“房住不炒”精准落实

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我觉得对一些城市亮“黄牌”,是对于“房住不炒”的精准实施。

那么,它的原则是什么?我觉得是,这几个城市的房地产市场,有没有出现明显炒作的痕迹。像苏州、佛山、大连,还有南宁等一些城市,有哪些共同的特点呢?一个是人口流入的速度相对比较快,再一个就是资金进入的规模比较大。

所以说,对这几个城市亮“黄牌”,好比是足球裁判员在场上吹哨犯规,不光是因为你腿抬了多高,而是说裁判认为这个行为,已经侵害对方运动员的安全,违反了规则。

“黄牌”之后还有什么牌?

刘卫民:房地产市场既要预警也要预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为民:亮“黄牌”是一种预警,但我觉得预警其实只是一种短期的措施,或者说表面的现象。我们更多的是希望预警之后出现一些预调,比如说对于供求关系的调整,我们要从供应体系根本的因素入手。比如,我们对于那些新市民,要建立公租房发展我们的租赁市场,对一些供求比较紧张的市场,要从土地的预调节入手,使更多的土地投放到市场上来,形成有效的供给。

要在两个层面上对土地供给进行预调,一个是量的预调,比如我们现在供求偏紧,我们是不是应该投放更多的地?第二个叫质的调节,也就是说我们在地段比较好,交通比较发达,配套比较完善的地方,能够有利于促进职住平衡的地方,增加供地,这样的话才能够使我们土地预调节达到效果。

中国第一首善曝光,他的一席话令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沉默了!

余彭年这个名字,对于很多人来说并不熟悉,但看完今天这篇文章,相信这个伟大的名字会永远的刻在你的心中!

说余彭年的故事之前,我们先来说说他和功夫巨星李小龙的渊源。

1973年7月20日对于很多华人来说都是悲痛的日子,一代功夫巨星李小龙英年早逝。

过世后的李小龙在故居香港留下了一座1000多平米的豪宅。

由于当时香港的社会风气充斥着浓厚的迷信的色彩,加之李小龙的死亡如此之离奇,因此香港当地人将此座李小龙遗留下来的“豪宅”成为“凶宅”!

当时香港流行着一种说法,说此宅谁买谁倒霉。因此这座豪宅常年无人问津,在寸土必争的香港,即便这座豪宅价格低至“冰点”都无人敢买!

而也就是在这时,一名大陆商人偏不信这邪,从银行贷了70万港币后便以100万港币的低价拿下了这座大家眼里的“凶宅”。

因此这位商人还受到了很多的非议,甚至有人说这个人是傻子,而这个人就是——余彭年!

买下这座豪宅后,余彭年将其租给了外国人居住,不到8年就偿还完了所有的贷款。

谁也没有想到李小龙辞世后名声甚至比以前更大的,这座他遗留下来的房产也因此不断升值。

到了1996年时,该座房产的市场价已飙升至7000万港币,但余彭年也并未因此就将其出手。

直到2008年时,余彭年才选择将此房产拿出来拍卖。最终,该房产最终以一亿港元成交,也就是说余彭年赚了100倍!

而当时国内正遭受了百年一遇的汶川大地震,余彭年二话没说将其全部作为救灾款项捐了出去!

即便如此,余彭年行事仍十分低调,不愿接受媒体的采访,因此认识他的人也不多。他一生做过的善事远不及次,可谓多不胜数,因此余彭年也被誉为“中国慈善为人”、“中国职业慈善家”。

2007年余彭年还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了“全球14大慈善家”,其中共2位华人,一位是李嘉诚,而另一位就是余彭年!

2015年去世后,余彭年更是将自己的百亿财富以“裸捐”的形式贡献给了整个社会!

1922年余彭年出生于湖南涟源蓝田镇,虽然父亲一直从商,但由于当时兵荒马乱的,生意上一直都坎坎坷坷,家庭条件时好时坏。

在余彭年小的时候父亲就曾差点死于枪击之下,还因大水冲了房子损失了全部的财产,可谓天灾人祸都降临在了这个不幸的家庭。

好在在乡亲们的接济下余彭年一家八口才熬过了最苦的日子,也是因此余彭年从小就学会了感恩,发誓有生之年必定要回报乡亲们的恩德。

通过自己的努力余彭年考上了长沙大学,成为了那个年代少有的大学生,上课之余还帮着父亲做些小本生意。

毕业后余彭年被分配到了长沙的《晚晚报》当记者,从小就正义凛然的余彭年笔杆子下也透露着一股浩然正气。

回忆起那段时光余彭年曾说:“当记者那段时间,只要有贪官我就骂,骂得很厉害,弄的他们都很怕我!”

但余彭年没有想到自己的行为却在日后为自己带来了不小的祸患!

解放后余彭年只身前往上海寻找发展方向,希望着能在那里干成一番事业。

但到了上海后人生地不熟的余彭年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找不到工作。为了能吃饱饭,余彭年只能做些劳力活,因此那段时间他摆过地摊,也拉过黄包车。

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后,余彭年终于在上海稳定了下来,找到了正经工作,还娶了妻生了子,但这一切宁静的生活都在1954年冬天被打破了!

当时突然有人诬告余彭年“有海外关系”,是“逃亡的地主”,也是因此余彭年被判入狱3年。据说诬告他的人就和当年余彭年当记者时揭发的“贪官”有关系,是报复行为。

回忆起这段牢狱生活时余彭年曾说:“在这里我看尽了人间所有的冷暖和世态炎凉”。

出狱后到余彭年离开了上海,只身前往了香港想改头换面从新开始。

在香港彭余年遭遇了初到上海时一样的境遇。因为不精通粤语和英语,余彭年只能干一些劳动力的活,只要给钱什幺活他都干,最苦的时候一顿饭就是一个馒头一杯水。

那段颠沛流离的日子曾一度让余彭年产生了自杀的想法,但最终还是坚持了过来,而好运和勤奋最终也眷顾了余彭年!

当时余彭年在工地上做一份建筑工,一般人只工作5天,而余彭年则一周干7天,还自发的去帮老板打扫办公室。

俗话说“天道酬勤”,余彭年的坚持老板都看在了眼里,决定拉他一把,于是将其带入了台湾的房地产行业!

在那里,余彭年开始了他的新人生!

在房地产行业余彭年在老板的支持下干的风生水起,很快就赚到了第一桶金,也是在这时余彭年接触到了股市。

当时香港的股市很火,创造了很多的造富神话,见状的余彭年也决定尝试一下。但初入股市的余彭年略有些心急,比较激进,将大部分钱投了进去。

1967年香港股票大跌1400点,余彭年也因此亏损2000万港币,几乎把身家全搭进去了!

吃一切长一智,这次教训使得余彭年印象深刻,决定弃股回归自己的房地产行业。

也是在这时,余彭年买下了文章开头所述的李小龙故居。

1989年正值中国楼市低谷时以低价买下了深圳一块黄金地块,建成了后来的深圳地标物建筑之一的——彭年酒店。

通过房地产投资,余彭年也再次聚集了大量的财富!

1981年,余彭年终于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眼看乡里的乡亲们仍旧在为温饱问题而烦恼时,余彭年流下了眼泪,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受到乡亲们照顾的情景。

所以,余彭年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乡亲们发红包,一共拿出了100万,一人发400元。

据说当时乡里来领红包的乡亲们排起了长的队,连发了5天才发完。

除了发红包余彭年还为家乡修路、建学校,把能想到的都一并做全了。有人做过统计,余彭年为了家乡建设,出资高达5000多万!这钱要放在今天,应该价值过亿了!

1988年,余彭年又购买了20辆豪华大巴,成立了“立珊专线”,连接了乡里到长沙的各所大学,方便乡里的学子们读书方便。

从90年代开始,余彭年将自己的慈善重心放到了教育上,捐助学校400余所,帮助过的困难学生数不胜数!

2003年余彭年为了帮助白内障患者重获光明,因此成立了“彭年光明计划”,免费为困难的白内障患者治病。

所以,有了当年“恢复光明不要钱,赶快来找余彭年”的口号!

最终彭余年让40万贫困患者成功摆脱白内障的疾病,重获光明。也是因此受到很多患者的跪谢和叩拜。

后来,余彭年甚至还将这种善举延续到了国外,帮助越南、缅甸、柬埔寨等数十个国家的白内障患者重见了光明,将中国人慈善带到了国外。

余彭年的善举在坊间也成为了一种佳话,但几年后余彭年才发现很多时候自己都被骗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余彭年发现自己捐助家乡的10辆救护车居然没有开进医院而是开进了机关办公室。而里面搭载的高级医疗设备也被拆卸了,救护车就这样变成了那些人的座驾!

后余彭年经过多次交涉后依然无果,无奈的余彭年只好任命。

包括之前为患者做白内障手术和贫困学生捐赠也是一样的情况,医院那边假报手术数量,私吞了不少的捐款,而学校也迟迟不肯交出得了奖学金的学生名单和资料。

为了这些事余彭年还给省领导写了信,信中余彭年称:“我的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我是打工仔出来的,捐的是血汗钱,不是暴发户,希望你们认真对待。”

也是自那以后余彭年每一项捐赠都亲自操刀,盯着把钱用到了该用的地方。

余彭年曾说:“我喜欢直接帮助穷人,我见不得穷人难过。不能直接帮助到人家,我也不放心把钱交出去。

2000年深圳的彭年酒店顺利开张,余彭年当即决定把所有大楼的收入都永久捐给社会福利和教育事业上,受到了在场雷鸣般的掌声!

2004年余彭年成立了一个“中国余彭年慈善基金会”,并声明自己的所有财产将投入基金用于慈善事业。

2008年余彭年将旗下所有资产委托给了香港汇丰银行,并成立了监督委员会,称自己的子女不继承任何财产,并由监督委员会监督执行!

也是因此,余彭年成为了“中国裸捐第一人”!

2010年巴菲特和比尔盖茨在北京举行了慈善晚宴,鼓励更多的中国企业家参与慈善,届时已经90多岁高龄的余彭年受邀了这次晚宴。

席间,余彭年杵着拐杖走到了巴菲特跟前说:“素闻巴菲特先生和比尔盖茨先生为人类慈善事业做出了伟大贡献,而我现在已经没有钱了,把钱都裸捐给了慈善,我认为慈善不是西方世界的专有产物,我们中国人也可以做得很好。“

听完此话,巴菲特和比尔盖茨都给予了余彭年高度的肯定和敬意!

2015年余彭年去世,按照余彭年的遗愿旗下的100多亿资产将全部裸捐。

但当时余彭年的次子余亚凡提出了质疑,裸捐进度一直受阻。但最终在长孙余志兵的努力下,最终裸捐成功得以实施。

余彭年的一生真正的诠释什幺才是真正的“大爱无疆”!

在余彭年的书房里挂着一句书法是这幺写的:“世上只有锦上添花,到哪里去找雪中送炭?登天难,求人更难,黄连苦,求人更苦,人到无求品自高,助人行善是快乐之本。”

就像生前余彭年经常说的那样:“有人做好事是有目的,我的目的就是做好事!”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