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股 > 正文

湖北将在汽车和轨道交通上推广使用氢能源

新华社消息,湖北省属大型制造企业三环集团(300408)、湖北省铁路建设投资集团等五方14日签署协议,将共同研发制造氢能源汽车、氢能源轨道交通,推动氢能源在无人机和分布式储能等领域的应用,打造区域氢动力轨道交通示范工程。

五方签署的《氢能交通应用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显示,五方将共同推进新能源汽车、火车机车氢燃料电池动力装置研制,加快基于液体有机储氢技术燃料电池在汽车、轨道交通、船舶、无人机和分布式储能领域大规模商用,加速氢动力汽车的市场化进程。

近年来,湖北省致力于氢能技术的研发应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湖北省国资委副主任何庆丰在签约会上表示,湖北将支持企业以氢油技术为突破口,提前布局氢能源交通这一“风口”,生产更多更清洁、更节能、更绿色、更环保的科技产品。

她花两百亿离婚,她家族财富超千亿

  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中,除了有钱单身的“钻石王老五”,事业有成却没有成家的女版“钻石王老五”同样不容忽视。
  
  近日,福布斯发布2019全球亿万富豪榜。共有2153名身价达到10亿美元的富豪上榜,其中252位是女性,与上一年数据基本持平。女富豪数量最多的国家和地区是美国,共上榜87人,其次是德国,有30位女性进入富豪榜。中国内地以26位上榜女富豪排在第三,占全部中国内地富豪的8%,与去年相比少了4人。
  
  这26位女富豪中,一半以上已经结婚,与丈夫共享财产,以家族持有财富的形式登上榜单。但也不乏一些独自奋斗的女性,靠一己之力,在男性占主导地位的富豪榜上,杀出一片天地。
  
  女富豪花200亿离婚,如今让位女儿
  
  今年,中国内地女首富的桂冠再度被杨惠妍摘得。自2007年碧桂园挂牌上市后,持有95.2亿股份的杨惠妍靠着碧桂园市值这一项进项,几乎包揽了12年间的女首富之位。
  
  排在杨惠妍之后的,是龙湖地产的吴亚军。她以9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30亿元)身价排在全球富豪榜的第149位,排在她前面的只有11位女性。虽然同样发家于房地产企业,与继承父业的杨惠妍不同,吴亚军是白手起家的代表。
  
  在进军地产行业之前,吴亚军先后从事过仪表厂员工、兼职老师、记者等工作。1994年,吴亚军创办重庆佳辰公司,包括她当时的丈夫蔡奎在内,共4名股东,每人出资50万元。公司最初只有十几个人,主要从事装修和进口建材贸易。
  
  次年,吴亚军拿下小康住宅示范工程的开发权,成立中建科置业,第一个项目就在重庆大获成功。随后,吴亚军将公司更名为龙湖地产。
  
  公司业务很快走上正轨,2003年时销售额只有6.2亿元,但两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20亿元,成为西南地区规模最大的地产公司。2009年,龙湖地产在香港挂牌上市,吴亚军成为中国女首富。
  
  商场得意,情场失意。2012年底,吴亚军与蔡奎离婚的消息被曝出。有媒体报道称,吴亚军希望龙湖地产去家族化发展,引起了蔡奎的不满。两人离婚后,蔡奎分得超过200亿元的股份,转向投资工作,后与一名空姐成婚。
  
  不过,原属于吴亚军的女版“钻石王老五”的位子,此后恐怕要让给她的女儿蔡馨仪了。
  
  2018年11月,吴亚军通过家族信托,将其所持有的43.98%的龙湖集团股权转移至女儿蔡馨仪名下,由其设立新的信托来进行管理。以龙湖集团当前1500亿港元市值计算,这部分股权相当于659亿港元(约合人民币563亿元)。
  
  这意味着此后蔡馨仪的名字将替代吴亚军,出现在各类富豪盘点榜单中。但蔡馨仪并不参与龙湖集团具体的运营,吴亚军将继续保留公司的投票权,仍担任龙湖集团董事会主席兼执行董事。
  
  在福布斯发布2019全球亿万富豪榜中,还有另一位离异后独自打拼的女性。她是赌王何鸿燊的女儿何超琼,一度是香港女首富,今年以46亿美元的身价留名富豪榜。
  
  现年57岁的何超琼,自三十多岁起就开始掌管信德集团,因出色的商业才干受到赌王的厚爱。2017年赌王退休后,将信德集团主席之位交给何超琼。
  
  接手商业帝国的何超琼,如今仍是单身,没有子女。当年,她曾与船王许爱周的孙子许晋亨成婚,世纪婚礼大摆三天宴席,花费超过2000万港元。但婚后仅9年,二人宣布离婚。几年后,许晋亨与李嘉欣结婚,何超琼则一心发展事业。2013年,何超琼被福布斯评选为亚洲前15位商业女性,2015年以300亿港元身价登顶香港女首富。
  
  丧偶的女富豪们
  
  提到女版“钻石王老五”这个概念,绝不能绕过的一个人就是董明珠。
  
  董明珠30岁那年,她的丈夫不幸病逝,当时他们儿子只有两岁。随着孩子渐渐长大,用钱的地方越来越多,董明珠当时的工资不够用了。36岁时,她把孩子交给父母,孤身一人南下闯荡。
  
  后来,董明珠加入格力电器,成为一名销售员,被派往安徽。1992年,董明珠在安徽完成了1600万元的销售额,相当于整个公司的1/8。
  
  1994年,格力电器发生“集体辞职”时间,当时主管销售的副总离职,还带走了一批销售骨干。董明珠临危受命,接任经营部副部长,不久升任部长,在董事长朱江洪的支持下,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第二年,格力电器业绩翻了7倍,利润超过1亿元。
  
  之后,董明珠历任销售公司部长、格力电器总经理,并在2001年担任公司总裁,2006年出任公司董事。2001年至2011年,格力保持了10年的“朱董配”格局,在此期间,格力累计营收为3493亿元。
  
  2012年,67岁的朱江洪功成身退,董明珠接过权杖,成为格力电器集团董事长。除此之外,她还身兼格力集团旗下上市公司格力电器董事长及总裁,格力由此进入“董明珠时代”。同年,格力营收突破千亿元,此后连续三年,以每年200亿元的速度增长。
  
  董明珠还成为了格力电器的代言人,向来直言不讳、怼天怼地的她自带吸睛属性,每说一句话都能作为新闻标题。
  
  有人愿意花20万元和她共进早餐,但却没人愿意陪伴单身三十年的董小姐。董明珠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解释了自己多年单身的原因,她说:“看不上人家,人家也看不上我,我看上了人家,人家也看不上我。”
  
  涌金集团的陈金霞命运与董明珠相似,她是前涌金系掌门人魏东的遗孀。2008年,魏东自杀后,陈金霞接手涌金系,成为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客,2019年以22亿美元的身价进入全球亿万富豪榜。
  
  1986年,陈金霞考入上海财经大学会计系审计班。毕业后,陈金霞先后在多家金融咨询公司从事会计工作,与丈夫魏东相识于当时财政部旗下唯一的信托公司——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
  
  1994年,魏东离职创办上海涌金实业有限公司。第二年,327国债事件爆发,通过与万国证券进行多空绞杀,28岁的魏东成为赢家之一,据传他赚了两个亿。利用这一桶金,魏东带领他的涌金系在资本市场中叱咤风云,成长速度飞快。在不到4年的时间内,控制九芝堂和国金证券两家上市公司,并成为千金药业的第二大股东。
  
  与此同时,陈金霞也开始了自己的创业。2000年,陈金霞在上海创办了纳米创投。次年5月18日,陈金霞又创办上海汇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并在其控制期间入股广汇股份。
  
  2008年4月29日,魏东在北京的家中跳楼自杀。在其遗书中,他说自己的强迫症愈发严重,伴随失眠和抑郁。魏东去世后,其拥有的湖南涌金66.5%股权以及九芝堂集团26.93%股权,由陈金霞继承。自此,陈金霞开始掌控当时资产逾300亿元的涌金帝国。
  
  王思聪都不敢撩的女人
  
  绝大部分符合女版“钻石王老五”定义的女企业家,都是离异或丧偶,未婚的女富豪几乎绝迹。
  
  1990年出生的纪凯婷是各类女富豪榜单上最年轻的一位,她是龙光地产董事长纪海鹏的女儿,2014年龙光地产上市,她的身价随机涨至80亿元人民币。就连这位90后女富豪,也早已和门当户对的商界名流结婚。
  
  哇哈哈的公主宗馥莉实属异数,现年37岁的她至今未恋未婚。其家族财富已超千亿元,坊间称之为“王思聪都不敢撩”的人。
  
  出生于1982年1月15日的宗馥莉是娃哈哈集团创始人宗庆后的女儿。在2019年福布斯亿万富豪榜中,宗庆后以8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3亿元)的身价排在第174位。在去年10月发布的2018年胡润百富榜中,宗庆后家族以900亿元人民币的财富,排在百富榜的第16位,与网易丁磊、李书福家族并列。
  
  作为宗庆后的唯一的女儿,宗馥莉则在2017年福布斯发布的2017中国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中,排名第13位。此外,2015年在全球知名财富公司Wealth-X公布的一份榜单中,宗馥莉以30亿美元居亚洲十大年轻富豪第三名。

啤酒销量5年4降,年度溢利跌破10亿,华润啤酒深陷转型僵局


即便是业内销量排名第一的龙头企业,华润啤酒也在2018年陷入增长疲态和转型不力的尴尬之中。

近日,华润啤酒公布2018年报。其中,啤酒销量下降4.5%至11,285,000千升,是自2014年销量首度下滑以来5年内的第4次下降。当然,受制于啤酒业大环境的低迷,这项波动尚属意料之中。但其盈利能力的大幅缩水,着实出乎意料。

根据年报显示,其税后溢利重挫17%,跌破10亿元大关,降至9.85亿元。股东应占综合溢利同样下滑16.9%至9.77亿元,不仅较上半年的15.08亿元骤降,也正式从2017年11.75亿元的高点坠落。

对此,华润在年报中的解释为,由于新企业年金计划一次性计提员工费用1.17亿元,关闭13家啤酒厂产生的员工补偿安置费用4.83亿元(较2017年2.15亿翻倍)等诸多因素影响,整体管理及一般费用大涨26.8%,销售及分销费用同样上浮11.1%。

而根据其2018下半年的未计利息及税项前盈利(EBIT)数据,其不仅同比上年同期由盈转亏,下降465%产生5.99亿亏损。且即便不计入已确认的减值亏损,本身EBIT也从8.81亿元腰斩至4.36亿元。

此外,财经网还从年报中发现,华润啤酒在东区、中区、南区三大片区的业绩失衡,或许是此次盈利严重缩水的主要原因。

根据其2015-2018年年报披露,作为占据营收近一半的第一大片区,华润啤酒东区的营业额一直在150亿-160亿区间浮动。南区与中区相对较小,分别占据剩余26%和23%左右的份额。而在2018年,南区营收突破80亿元,中区突破70亿元。相较南区与中区10%以上的增速,东区2018年的涨幅甚至不到3%。

另一方面,EBIT维度中,东区从8.77亿元大跳水至1.99亿元,连续三年下滑,且下降幅度从8.5%、12.9%扩大到78%。南区则小幅下降1%至10.03亿,不仅结束了自2016年开始的两位数增长,且较2017年大增31.3%的成绩逊色不少。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南区的EBIT在2017年首次超过东区,二者在集团比重曾分别达到52%和45%。受2018年区域盈利失衡影响,此次占比份额再次发生巨变:南区份额超过6成,东区占比跌至历史最低12.5%。而往年处于尴尬位置的中区,从3%逆袭到24.7%。

对于三大片区的剧烈动荡,以及东区EBIT骤降,南区EBIT增长失速的现象,财经网多次拨打华润集团(深圳)官方电话询问此事,但官方电话却提示为空号。

面对华润在核心市场的失守,以及快速跳水的盈利能力,酒业分析师蔡学飞向财经网表示,“华润近年来持续加码高端啤酒,视图迎合国内消费升级趋势,品牌投入很大,但是短期内效应不明显。同时受进口啤酒等多元化冲击,导致部分市场竞争加剧,最终致使销量下滑。”

据2018年报显示,华润披露旗下中档及以上产品销量同比上升4.8%。但中高端酒的增幅,还不足以扭转集团总销量的下降态势。

但华润对于高端酒的野心依旧高涨。甚至将期望寄托于外部品牌。

去年11月,华润啤酒发布公告,以近23.55亿港元价格收购喜力在华7家公司,并签订合作协议获得喜力在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的商标独占使用权。市场普遍认为,这是凭借以价换市场的华润,试图摆脱低端印象的变革举措,也是有意与收购哈尔滨啤酒、雪津啤酒、大富豪啤酒,参股珠江啤酒的百威一较高下。

对此,蔡学飞向财经网透露,“喜力相对于华润雪花,品牌年轻化程度高,消费人群也更年轻,夜场等场景优势明显。但夜场啤酒客单价较高,饮用方式多元,以小瓶装与精装为主,对品牌溢价能力提出很高要求。且嘉士伯,百威,青岛在这一领域已有话语权,华润存在感不高。”

而对于华润接手喜力的意图,以及其能否当好喜力在中国的操盘手,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啤酒行业的大趋势是高端化,华润如果不和喜力合作,在宏观上就跟不上潮流,吃不下消费升级所带来的红利。在具体竞争中也无法塑造自身的差异化优势。”其同时提醒,“华润虽然在传统商超零售渠道有很强的落地能力,过往以低价促销跑马圈地快速掠夺了市场份额,但对类似喜力等高端产品的运营打造,却没有任何经验。”

结语

“追求利润是公司的能力,盈利增长的公司才是好公司。”去年4月。华润啤酒CEO侯孝海曾如此高调回应关于外界对华润发展重心由份额转向利润的观察。

但如今,即使一手推出“勇闯天涯superX”、“匠心营造”、“脸谱”等中档产品,布局8-9元价格带,一手联合喜力发力高端线,华润依旧没有挽回销量下滑、溢利重挫的颓势。

的确,啤酒行业靠并购整合就能独领风骚的时代已经过去,以资本取胜的华润在成为啤酒巨头后,想要继续发展,能

相关热词搜索:湖北省能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