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股 > 正文

诚意药业一季度利润增长35%:细分行业龙头药品价格优势明显

本网 4月25日消息,药品市场上,“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并未对上市药企诚意药业的业绩造成明显影响。第一季度,公司业绩稳增,实现营业收入1.46亿元,同比增长了19%;归母净利润2412万元,较去年同期提升了35%。

近年,“两票制”、“一致性评价”和“带量采购”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目的在于对药品流通环节等进行改革,降低药品终端售价,这一过程中,不少药企业绩受到影响。

医改政策持续推进的背景下,诚意药业主打的制剂产品和部分原料药在细分市场的占有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公司具备原料药、制剂一体化优势,一定程度上可降低成本,在同等规格及质量的条件下,享有价格优势。同时,公司在产品结构上原料药、 OTC、处方药各约占三分之一,且很多是独家品种,整体上,受“带量采购”等政策的影响不大。

另外,一季度,公司持续优化产业结构与营销网络,持续把制剂药作为发展重点,加强产品的学术推广与企业品牌宣传,加大高附加值制剂产品的销售等,进一步促进业绩增长。

本研究院资料显示,诚意药业专业从事制剂及原料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及子公司共有65个药品生产批准文号,其中39个品规被列入国家医保目录,16个药物被列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公司的主要产品有盐酸氨基葡萄糖原料药及制剂、天麻素原料药等。

全球首个区块链经理人指数发布:3月BMI 62.7 行业景气整体向好

本站讯区块链、京东区块链、华为区块链、迅雷区块链、云象区块链、趣链区块链、布比区块链、网录科技、NEO、星云链、纳世链、万维链、光速链、芯链、星合资本、起源资本、OKEx、火币中国、赛迪区块链研究院、上海软件中心等。参与调查的主要是项目负责人或运营主管。首期BMI指数以10个公链项目以及10个技术领先项目作为基石,未来将增加更多项目进入指数基石库。

  指数发布时间为每月5日,第一期发布于2019年4月6日,头两期为灰度测试阶段。

  中央财经大学共识经济学课题组负责人陈波博士介绍,本次与互链脉搏联合推出区块链经理人指数,其初衷有两个:一是为行业发展提供一个具有经济学意义的共识指标,填补行业基础设施的不足;二是聚集一批优秀从业人员,让他们的共识驱动行业的进步。

  经理人指数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调研类指标,它的魅力在于将专业人员的预期量化成指标。这一指标具有较好的领先性,能够提前反映市场的变化趋势。区块链作为一个共识机器,已经出现了碎片化的特征,因此构建一个面向“人”的共识指数,对于行业的健康发展和融合具有指向性作用。

  区块链经理人调研问卷共10个问题,系列指数包括2个核心指数和2个扩散指数。核心指数包括区块链经理人指数和共识分歧指数。BMI用于反映整个行业的扩张或收缩预期,高于50表明行业正在扩张,反之则表明行业呈收缩态势。CDI指数用于反映BMI指数的稳定性,即区块链行业的不同类型从业者之间对于行业发展的共识差异。扩散指数包括业务扩张指数和数字资产价值指数,分别用来反映区块链行业业务扩张趋势和数字资产价值的波动情况。

  2019年3月区块链经理人指数情况

  

  2019年3月,区块链经理人指数为62.7,高于荣枯线,说明行业整体向好。

  共识分歧指数为-4.4,负值表明区块链企业的信心略高于投资服务机构,相对于区块链企业,其他区块链行业参与者的业务运营遇到了较多的阻力,但行业总体上仍呈稳定发展态势。

  数字资产价格指数达60.7,同样高于荣枯线。结合上月BTC、LTC等主流加密货币行情稳步走高的情况看,在经历大幅震荡之后3月份行业信心有所恢复,项目活跃程度有所增加。

  业务扩张指数为59.8,高于荣枯线,说明结合上月业绩完成情况和对本月业绩预期后,总体而言行业仍在扩张当中。

  BMI指数具有较强的领先性,略高于DVI和BEI指数,说明预计区块链行业未来一个月仍将稳定扩张。

  附A:区块链经理人指数问卷

  问卷包括10个问题,涵盖以下维度:用户数、交易额、资产价值、融资环境、新客户、研发投入、员工数目、业务收入、业绩完成、业务活动预期等。

  问题设置参考了传统的采购经理人指数调查问卷,并充分考虑了区块链行业的特殊性。例如数字资产是区块链的特有资产类型,同时大部分项目仍处于初创期,波动较大,且与投资环境关系密切。这是传统行业所不具备的特质,因此额外选取了一些指标来反映上述特征。

  调研问题如下:

  1.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区块链项目活跃用户数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2.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区块链项目数字资产交易额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3.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区块链项目数字资产价格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4.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企业/项目的融资难度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5.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企业/项目新增客户数比上个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6.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企业/项目的研发投入(包括技术人员总工资额以及其他研发投入)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7.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企业/项目总员工数目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8. 报告期内您所在或关注的企业/项目业务收入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9. 报告期内您的业绩完成难度比上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10. 报告期内您预期下月业务量相较本月增加/基本不变/减少?

  附B:指数计算方法

  1. 汇总方法

  在每个问题下分别计算“增加”“基本不变”“减少”三种回答所占百分比。每个样本所占权重相同。

  2. 单个指数计算方法

  Index=“增加”选项的百分比×1+“基本不变”选项的百分比×0.5

  其中,“融资环境”和“业绩完成”两指标为逆向指标。

  3. 综合指数计算方法

  区块链经理人指数

  区块链经理人指数由新客户、研发投入、员工数目、业务收入和融资环境五个指数加权得到。各指数赋予了如下的权重:新客户30%;研发投入25%;员工数目20%;业务收入15%;融资环境10%。若该指数大于50,表明区块链行业在扩张;反之,则认为行业在收缩。指数与50之间的差距则衡量了行业扩张和衰退的速度。

  共识分歧指数

  共识分歧指数旨在反映不同类型的区块链从业者对行业运行状况的认知差异。在计算此指数时,使用的指标即为计算区块链经理人指数的五项指标,且权重赋予情况与计算区块链经理人指数时一致。将收集来的问卷按填写者所在机构的性质分为“区块链企业”和“其他”两类,其中其他类包含投资机构、媒体/培训/咨询服务、区块链交易所、评级/研究机构等。指数计算公式如下:

  其中,A、B代表人群,其中B为基准人群;j代表人群中的样本,其中A组有n个样本,B组有m个;i指问卷采集的第i项指标;k为各项指标的权重。

  业务扩张指数和数字资产价值指数

  计算业务扩张指数时,使用 “业绩完成”和“业务活动预期”两个指标的等权重平均值。此指数综合了领先和滞后两个维度来衡量区块链行业的业务扩张情况。

  计算数字资产价值指数时,使用 “用户数”、“交易额”和“资产价值”三项指标的等权重平均值,用以反应区块链用户活跃程度和链上价值变动情况。

  附件C:基石项目

  星云链、万维链、纳世链、NEO、芯链、光速链、XMAX,及公信宝、维基链、EKT等10个公链项目;以及腾讯区块链、华为区块链、迅雷区块链、云象区块链、趣链区块链、星合资本、起源资本、OKEx、火币中国、赛迪区块链研究院等10个行业领先的区块链相关单位。

网络众筹需有底线


这两天,#德云社吴鹤臣脑出血众筹百万#的帖子连续在网上发酵,新浪微博累积阅读量高达4.3亿,然而各人的关注点并不在吴鹤臣的病情上,而是其家人在网上提倡百万众筹这事上。


原来嘛,这年头网络众筹已不是什幺新鲜事了,可是堂堂德云社门下门生需要众筹百万治病这样的稀罕事照旧吊足了各人的胃口。有网友对此举行了深挖,发现吴鹤臣本人不仅有北京医保,他的怙恃每个月退休金加起来也有上万元,家里更有两套屋子和一辆十几万的车子。事情曝光后迅速引起了吃瓜群众的不满,不少网友甚至表现这是典型的穷人给富人捐钱!



面临络绎不绝的质疑声,其妻子张泓艺云云回应:屋子是公租房不能卖;车子为婚前购置,在北京生涯没车不利便,尤其是家里现在有了病人,车子不能卖。而更耐人寻味的是这则微博是通过HUAWEI P30 PRO公布的,要知道这 股米网配资 款手机不仅价钱不菲,更主要的是这款手机是在4月11日才在海内上市的,而吴是在4月8日入院的,也就是说在其丈夫生病时代,她换了最新款的高端手机。



对此网友们纷纷表现这个吃相过于难看。


平心而论,吴一家的条件实在不算差,且不说德云社树大根深,单单在北京有两套屋子,有北京牌照的车子,有每月上万的退休金这几点来看,那是众多通俗工薪阶级所瞠乎其后的。而从P30 PRO手机这一点来看,他们平时的生涯水平也不低。但正是这样的家庭在自己还没尽全力救治家里顶梁柱的情形下却在网络上狮子大启齿乞讨百万,我们不禁要问这样做真的合适吗?



诚然,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成本低、流传快、效率高的种种网络众筹平台逐渐进入民众视野,而这些平台对于那些山穷水尽疑无路的人来说,确实看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希望。可是,网络众筹是一把双刃剑,在给漆黑之中的人带来曙光的同时,也成了一些人坐享其成的工具。


前不久看到这样一则新闻:有位广西的邓女士在“水滴筹”提倡了众筹,称女儿由于病毒熏染住进了ICU,却无钱治病,最后共筹得25万余元。然而事后,有知情人士爆料邓女士不仅有多家店肆,名下另有几套房产,开的照旧奥迪车,引发人们质疑。邓女士在庞大舆论压力下,将这25万余元所有退还到了平台。


类似的剧情还在不停上演,有些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曾几何时,人们在受灾遭难后首先想到的是怎样自救,为此不惜砸锅卖铁,借遍亲友挚友。而现在有些人受难后首先想的不是怎样自救,而是祸水外引,把本该自己负担的成本抛给社会爱心人士,有的甚至还从中盈利。显然这有悖于网络众筹的初衷,而这些人也突破了灾难眼前自救为先的底线。

相关热词搜索:制剂原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