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债券 > 正文

多位美联储高官给出明确信号…

 
  周二四位地区联储主席齐发声,列举了通胀、劳动力闲置问题、企业债和外部因素等种种“担忧”,为现阶段暂停加息正名。其中今年票委、一直是鹰派的波士顿联储主席意外“转鸽”,不确定今年是否再加息一次,两个月前还支持加息两次。
  
  本周堪称繁忙的“央行周”,全球多个重点国家将公布利率决策。
  
  作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央妈”,美联储也不例外,除了联储主席鲍威尔周五将发表讲话外,周二共有四位地区联储主席演讲或发表论文,他们着重列举了通胀、劳动力闲置问题、企业债和外部因素等种种“担忧”,为现阶段暂停加息正名。
  
  波士顿联储:鹰派意外“转鸽” 两个月前还支持两次加息
  
  过去一直敦促美联储尽快加息的大“鹰派”、今年FOMC票委、波士顿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逆转了往日立场,认为由于“前景存在风险”,暂停货币政策紧缩化的进程变得合理:
  
  “就当前的经济水平而言,目前的利率水平合适。决策层可能需要经过几次FOMC会议,才能确定美国经济面临的风险会消失,还是将阻碍基本面的增长。随着风险上升,美联储保持耐心是恰当的。现在正是决策者利用一段时间来评估风险的好时机,需要时间检验去年底的经济问题是否今年也出现了、今年经济基本面的强劲程度,以及与去年相比经济放缓到了什么程度。”
  
  分析发现,Rosengren特意提到了“通胀没有过热迹象”,作为美联储暂停加息的理由之一。尽管他认为美国薪资压力上涨、通胀表现良好,但是预期2019年经济增速属于“温和”的“相对健康”,即“一定程度上超过2%”,全年的通胀将“非常接近”联储2%的目标,代表不会过热:
  
  “12月美国零售数据不佳,可能暗示经济增速放缓快于政策制定者的预期。美联储监测了股市,但股市并非美联储应当选择的目标。美联储正在保持耐心是因为通胀增长缓慢,通胀预期持续稳定在2%的官方目标。”
  
  我之前担心利率不高将导致经济过热风险,这个担忧在减弱。除了基本没有通胀压力,去年底金融市场大幅波动、欧洲和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贸易冲突,都令投资者更难维持对美国经济保持强劲的信心,也令他们减少了乐观情绪。但这不是坏事,因为更少理由来担心经济过热。”
  
  他表示,“保持耐心”代表“等待观望”,投资者不应该期待美联储未来给出“大量有关利率预期的前瞻指引”。他也扭转了“趋紧的劳动力市场可能触发通胀”这一旧看法,预言美国劳动力市场将进一步趋紧,强劲的雇佣趋势没有展现进一步推高物价的风险,可能是由于企业有足够的利润空间来承受成本走高,令个人消费支出PCE这一联储最关注的消费物价指标变动不大。
  
  当被问及“如果经济发展符合他的预期,今年是否可能再加息”时,Rosengren也较为“反常”地没有给出明确答复。他表示,若状况不错,可能需要将紧缩政策重新摆上台面,但很难说今年是否再加息一次。CNBC指出,今年1月他还曾认为,若经济“达标”,2019年加息两次有必要:
  
  “我不认为美国将迅速面临经济衰退,但真得发生衰退时,恐怕应对能力将不如以往。国债利率和信用利差走阔表明,金融市场正持续计价入经济的下行风险。由于前景的不确定性存在,央行官员需要更为谨慎。我们必须看事情如何演化。如果经济表现超出预期,那么更多加息可能是合适的。但是不论发生什么政策改变,都将取决于经济的未来表现。”
  
  明尼苏达和里士满联储:劳动力市场仍有限制没有衰退迹象
  
  2020年有FOMC投票权的两位地区主席: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一贯的“鸽派”Neel Kashkari,以及里士满联储主席Thomas Barkin,也分别提到了美联储评估经济前景的重要变量存在改善空间。
  
  Kashkari表示,美联储正在关注英国退欧和欧元区经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贸易不确定性也可能对美国经济产生“很大影响”。他预计未来美国经济增速“温和”,但没有看到衰退迹象。
  
  他认为,美联储“正竭尽所能地避免加息行动造成美国经济扩张结束”,并不认为美国处于“充分就业”状态,薪资增速显示劳动力市场依旧存在闲置问题,即美国劳动力市场存在进步空间:
  
  “美国薪资在一定程度上出现增长,在低收入群体尤其如此。但薪资涨幅更慢,除非我们看到薪资涨幅切实提升,我相信还有更多的美国人没有重返劳动力市场。”
  
  Barkin对美国劳动力市场持有相同判断。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国会听证时回答了很多乡村雇佣问题一样,Barkin认为,美国偏远的小城镇适龄就业人数在人口中占比偏低,就业率比大城市低了10个百分点。美联储关注这种差距,关税和乡村失业率都“被融入到央行的经济前景评估”。
  
  他认为,美联储尚未实现国会规定的“最大化就业”这个目标,“没有充分就业”这个现象的存在很重要,因为一些货币政策制定者和经济学家认为,利率应该“在更长时间保持更低”,来帮助更多人实现就业。他也认为,劳动力市场改善不会推高通胀,因为商业承担了一部分走扬的成本,帮助抑制了消费价格上涨,劳动力因素也不像以往一样推动薪资增长,因此暂停加息合适。
  
  达拉斯联储:政府和企业债对利率更敏感暂停加息明智
  
  同样是2020年的票委、美国达拉斯联储主席Robert Kaplan通过论文的形式,从美国政府和企业债务规模庞大的角度,给出了更多“美联储现阶段暂停加息很明智”的论据。
  
  他认为,更高水平的美国政府与企业债务说明,美国经济对利率可能比历史其他时期更为敏感。监管机构应该对此类债务水平保持警惕,还要关注债务增长速度和企业债的信贷质量,一in我IE这些因素可能恶化企业在下行周期的投资与支出能力,并“放大任何经济增长放缓的严重性”。
  
  据路透社援引这篇论文称,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大部分由债券和银行信贷组成,这类债务占GDP的比重为46%,比2008年底的上一个峰值时期更高。其中最低等级的可投资级债券(BBB级)从2008年底的0.8万亿涨至2018年底的2.7万亿美元,高收益垃圾债同期从0.7万亿涨至1.1万亿美元,银团杠杆贷款从0.6万亿翻倍至1.2万亿美元,而上述企业债的信用质量比10年前更差。
  
  (华尔街见闻注:银团杠杆贷款是指,银行把给高负债企业的杠杆贷款打包成贷款担保抵押债券CLO,再卖给对冲基金、保险公司和养老基金等非银机构分摊风险。)
  
  他认为,在经济下行周期,负债更高的企业可能更为脆弱,因为信用质量在恶化,可能会负面影响资本开支和雇佣计划。而CLO的最大买家目前是银团机构,如果情况足够恶化,信用利差会显著走阔,对CLO产生的干扰可能令杠杆化贷款“滞留”在银行资产负债表上,进而限制银行在经济承压时期扩展信用的能力,不仅导致金融状况更加趋紧,也可能加重经济放缓程度。
  
  Kaplan还担心美国政府债务处于高位、并不断增长,更高的政府债务“至少说明”,在经济下行时期有更少的基建投资和其他支出能力,否则可以帮助美国经济重建生产力来对抗周期:
  
  “上述理由是我认为现在暂停加息很明智的另一个原因。债务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我的感觉,就是在一段时间内不应该采取加息行动。此外,通胀没有过热,我认为耐心的路径很明智。”
  
  彭博社分析称,Kaplan不是第一位警告信贷市场风险的美联储官员。波士顿联储主席Rosengren今日也称,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增长水平可能不可持续。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表示,在经济下行时期,杠杆化债务市场的信用风险可能呈现宏观经济(但不是系统性)的风险。
  
  路透社表示,金融危机后的超低息环境,促使美国企业债市场发展成5.7万亿美元的巨大规模,可能令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增速放缓更为痛苦,成为美联储暂停加息的重要考量之一。财经媒体CNBC认为,今日多位联储官员发言至少给出了一个明确信号:暂停加息会持续一段时间。

繼掛牌北京兩項目後,金茂擬11億元轉讓長沙鼎茂置業

5月3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挂牌一宗股权转让公告。长沙金茂梅溪湖国际广场置业有限公司拟转让所持有的长沙鼎茂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底价为11.44亿元。据蓝鲸房产不完全统计,这是本周内

金茂出售的第三个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长沙鼎茂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2月19日,经营范围包括物业管理、房屋租赁、房地产经纪服务。截至2019年3月31日,其营业收入为600.06万元,净亏损3 期货配资鑫东财配资 1万元,资产总计11.04亿元,所有者权益为11.4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5月27日,北京产权交易所刚刚披露多宗金茂北京地区项目股权出让信息:中国金茂拟转让天津北方泽茂企业管理100%股权、北京昊远置业34%股权。目前两宗转让标的为预披露阶段,转让价格等尚未确认。

贝斯达回复科创板二轮问询 交易所层层追问聚焦技术创新可持续性

  上海证券交易所29日披露,科创板拟上市企业深圳市贝斯达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回复上交所二轮问询。

  此轮问询,上交所就3.0T 超导磁共振销售情况、经销模式最终销售的核查情况、应收款项坏账计提的充分性、研发人员薪酬和研发投入等主要方面提出12个相关问题。

  追问产品被替代的风险

  与当前经营收入情况相比,交易所在对贝斯达的二轮问询中,表现出对企业未来市场发展的格外关注。

  据贝斯达披露,其磁型 MRI 设备销量在市场全部品牌中排名第一位,境外 GE、西门子、飞利浦主流厂商在境内已停止永磁型 MRI 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认为在未来可预见的一段较长的时期内,超导型产品不会完全替代和淘汰永磁型产品。同时,报告期内的设备单价呈上涨趋势。

  上交所提出,贝斯达需对 “超导型产品不会完全替代和淘汰永磁型产品”是指增量或存量,是否对增量存在较强替代性进行说明,如是,也必须说明相关排名的意义,是否可能对投资者造成误导。

  根据保荐机构东兴证券的回复,从永磁型磁共振产品市场的增量或存量情况分析,均可以说“超导型产品不会完全替代和淘汰永磁型产品”。

  东兴证券表示,在存量市场上,永磁型产品市场占有率较大,可基本满足临床使用需求,同时因产品使用周期较长,大都在8至10年,使用期间需要进行日常维护,因此永磁型产品的维护市场需求仍将保持一定规模。

  另一方面,在增量市场上,超导型产品并不会完全替代和淘汰永磁型产品,虽然目前市场新增需求以超导型产品为主,且超导型高场强是磁共振成像系统的主要技术发展趋势, 但永磁型产品仍然存在一定的市场,主要原因系永磁型产品相对于超导型产品,具备低成本、开放式结构方便介入治疗且减少患者幽闭恐惧、低耗能、维护经济方便等优势;同时,超导型磁共振产品所必须的液氦价格较高,维护成本相对昂贵等。

  在研发投入方面,据贝斯达披露,报告期研发投入在营业收入中占比为 9.50%、6.16%、5.87%。上交所提出问询,要求说明研发支出占比较低的原因、是否足以支撑发行人的创新活动、是否与目前披露的创新活动相匹配、未来研发投入计划等。

  对此报告回复称, 受限于发行人现阶段融资渠道有限,目前的资金实力、品牌影响力相对国际知名企业和国内上市公司仍较为薄弱,发行人将有限的资金投入到急需的项目上, 制约了研发方面的大额投资。 且公司研发投入财务核算口径仅指当期的研发费用,不包括用于产品研发、 设计及创新过程中的资产投入。但近年来,公司践行企业发展战略,持续加大研发投入,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由 2016 年的 2089.52 万元增长至 2018 年的 4476.93 万元。

相关热词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