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债券 > 正文

国航3月31日起实行国内客票退改手续费新标准

中新网3月21日电 据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官网消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20日发布《关于调整国航国内客票退改手续费收费标准的公告》,表示将于2019年3月31日(含)起实行新的国内客票退改手续费收费标准。

国航官网截图

《公告》称,新标准由两档收费标准调整为四档,即实行“阶梯费率”。“航班起飞前30天(含)之前”、“航班起飞前30天(不含)至14天(含)”、“航班起飞前14天(不含)至4小时(含)”、“航班起飞前4小时(不含)至航班起飞后”,四个时间段内的退改手续费收费标准不同且时间计算精确到分钟。同时,换开客票后退票由按照新票的退票规则收取退票手续费,改为按照原始客票(即第一张客票)的退票规则收取退票手续费。

关联交易成IPO被否"大项" 证监会设定30%分界线

主持人杜雨萌:为提高首发企业信息披露质量,便于中介机构履职尽责,近日证监会发布《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本报今日聚焦“IPO审核50条”,分别从关联交易、股权质押、3年锁定期和影视行业收入确认四方面,采访专家予以解读。

近日,证监会发布50条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其中,作为拟IPO企业被否的重要原因——关联交易也有相关解答。证监会明确中介机构应对企业关联交易进行核查,企业需要进行充分披露。如果拟IPO企业关联交易超过收入30%,还需要披露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情形。

目前,拟IPO企业普遍存在一定比例的关联交易情况。据《证券日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仅2018年就有43家拟IPO因涉及关联交易或业务独立性存疑而被否,占比约为73%,而2018年全年有59家企业被否。

“关联交易很容易造假,引起虚增收入等现象,因此要求存在关联交易情况的企业提高信息披露有效性、充分性,这是净化市场、提高上市公司质量、保护投资者的必要措施。”一位第三方财务顾问公司研究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此次证监会发布50条首发业务若干问题解答明确,中介机构在尽职调查过程中,应当尊重企业合法合理、正常公允且确实有必要的经营行为,关于关联交易的决策程序,关于关联方和关联交易的核查等四方面信息。

对于存在关联交易的情况,上述解答提出一项30%的分界线,即对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与发行人之间关联交易对应的收入、成本费用或利润总额占发行人相应指标的比例较高的,拟IPO企业应结合相关关联方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情况、关联交易产生的收入、利润总额合理性等,充分说明并摘要披露关联交易是否影响发行人的经营独立性、是否构成对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依赖,是否存在通过关联交易调节发行人收入利润或成本费用、对发行人利益输送的情形;此外,发行人还应披露未来减少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关联交易的具体措施。

“其实只要存在关联交易,就必须充分披露,之所以强化30%这一分界线,要求企业披露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这一方面是向投资者充分揭示风险,另一方面,30%的分界线基本可以揭示拟IPO企业的主要收入来源不是来自单一公司。”有券商投行部人士向记者分析称。

亚马逊在华三天大撤退,与刘强东鏖战十数年,市值近万亿难掩败局


撰文

/项也
一条海蓝之谜面霜的亚马逊折扣链接被丢进闺蜜死党群里。
Amy打开链接,看到折扣价有些惊诧。上一次用亚马逊是什幺时候?或许还是七八年前读书时买过几本英文原版书籍。Amy意识到,由于太久没用这个网站,已经忘记了账号和密码。
幸好,Amy就这幺几个账号和密码,几番尝试之后,终于登陆上去。麻烦出现了:当Amy再次刷新页面时,网页已经崩溃。
像Amy这样的人还有很多。4月29日,亚马逊中国进行清仓大促,包括美妆、图书等品类都在之前基础上大打折扣,一时间大量消费者涌入,包括亚马逊中国网站、APP、微信小程序等都出现了长时间的页面崩溃。
这或许是亚马逊中国许久没有感受到的强大流量。有内部人士告诉AI财经社,这次流量大约相当于每年黑五促销的两倍。只不过,这场甘露来的有点晚。
4月18日,亚马逊中国正式对外宣布,将于7月18日停止为亚马逊中国网站上的第三方卖家提供卖家服务,但保留跨境贸易、全球开店、云计算、kindle等业务。这意味着,亚马逊中国的本地化电商将成为历史。
从2004年7500万美元接手雷军的卓越网开始,15年时间里,亚马逊中国是一个悲伤的商业故事,市场占有率一路从15.4%下滑到0.7%。中国市场也从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每年的致股东信和亚马逊财报中彻底消失。

01


十年失速


“并不意外,”在亚马逊采购部门工作了5年的Aileen说道。4月18日当天,当亚马逊中国区一位副总裁当场宣布将解散本地化电商团队时,作为成员之一的Aileen坦然接受。整个流程进行的异常通畅:宣布总部决定,告知调岗或赔偿方案,会议结束。整个流程比平时的会议要简要得多,时间短了不少。
“据说从总部决定到国内执行,只有三天时间。”Aileen告诉AI财经社,她在小群里看到有人吐槽,“这大概是亚马逊总部和中国区之间联动最快的一次。”
“早就隐隐有感觉了,”Aileen说,亚马逊中国本地化电商一直在缩减品类和仓储,“心里一直悬着”。而现在,Aileen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定了。4月19日,她就离开了这家工作5年多的世界500强公司,开始自己准备已久的创业历程。
其实,亚马逊中国电商的撤退迹象早在两年前已经开始。
2017年,在亚马逊中国首届创新日上,中国区总裁张文翊介绍了四大核心业务重点,其中包括海外购、全球开店、kindle和云计算服务。此前一直和国内电商正面较量的本地化电商,并没有被提及。
2018年年初,因为业绩并不理想,亚马逊中国甚至直接取消了举办年会。
同年8月,亚马逊中国宣布将不再为第三方国内卖家提供亚马逊物流卖家服务。与此同时,在这一年里,亚马逊中国的仓库面积比2016年减少50%,分布城市也从最高峰14个压缩成只剩北京、昆山和广州三个城市。

相关热词搜索:股票期货